图片:樱花和海棠

2012年4月9日,玉渊潭公园的樱花
2012年4月15日,北土城公园的海棠
发表在 水晶眼 Crystal Eyes | 标签为 , , , , , | 一条评论

图文:宛平城,卢沟桥

宛平县衙
宛平驿站
兴隆寺,现为卢沟桥第一小学
无忧无虑的孩子们。真好。
宛平城

“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用几处伤疤,留一段记忆给后人。
乾隆御笔:卢沟晓月
卢沟桥上的石狮
民国那些事儿:卢沟桥
民国,就是这么生猛
发表在 家國天下 My Disappearing Homeland | 标签为 , , | 2条评论

图文:京城三月飘雪

 今天牛了。西山晴雪!一度精神错乱以为在丽江古镇遥望玉龙雪山

从颐和园万寿山向西远望玉泉山。白茫茫一片。 

红墙绿瓦

这个我喜欢

烫糊喽儿~ 
发表在 水晶眼 Crystal Eyes | 标签为 , , , , | 3条评论

图片:小人书《岳飞传》封面

经常能从奶奶家的角落里翻出叔叔小时候照着小人书画的杨家将和岳飞。可是现在他说:岳飞愚忠。
顺便想起杜弗伊同学从海外学成归来,他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一定努力工作,赚钱娶老婆生娃。”现在又加上一句:“娃长大了教他继续赚钱。”
岳飞出世
枪挑小梁王
岳母刺字
青龙山
岳飞挂帅
大战爱华山
藕塘关
牛头山
岳云
黄天荡
杨再兴
小商河
双枪陆文龙
大破金龙阵
风波亭
发表在 家國天下 My Disappearing Homeland | 标签为 , , , | 2条评论

一年后,阴郁还是阳光

一年前,用于FESCO证件大头照上的我,两眼炯炯有神,嘴角微微上翘;神采奕奕,充满了自信。那时,朋友说,哎,这张照的挺好的,有生气。
那是大学毕业、工作近五年后,我第一次跳槽。在参加了多家公司的考试、面试后,我执着的选择了这里——这是进入职场后,我第一次认真做抉择。先就业,再择业——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虽也是奔三的人了,那时的我,仍对新工作充满了孩子般的期待和幻想。在一家全球知名的媒体做编辑,这对略显书生气的我来说,难道不是完美的选择吗?那时我想,这是天意啊。
2011年3月,上班不过10天,日本大地震。海啸、核泄漏接踵而至。我们虽远在北京,每天也像在打仗。但我以为,那时,大家都在享受工作。
主编是位女强人,很严厉。那时候,记者出身的她身先士卒,把报纸变成了通讯社。缺人手,于是,作为刚来的菜鸟,我被暂时发配做了翻译,算是如鱼得水,驾轻就熟。
一些记者从日本发出的报道和手记,经我之手,最终上网。真实的故事,平实的文字,感动着国内读者。
媒体、桥梁、沟通——这些,曾是我理想工作中的关键字。
每天忙忙叨叨,常加班,累,但颇有成就感。以前看新闻,现在做新闻——做自己喜欢的事,这,就是幸福。
我依稀记得,第一次一个人值班时,那种统揽全局之感,自豪感溢于言表。
可是,慢慢的、慢慢的,我发现,无论在哪里,生活的本来面目,原来都不是那么轻松自由。
两个月后,一位同事走了,去哈佛读书,理想很大——我要CHANGE THE WORLD。
2011年的最后一天,又一位同事走了。我们曾一起打过篮球,那是唯一一次大家自发的集体活动。来这里10个月后,我第一次感到失落和挫折。
转过年,一位老同事也选择离开。这时的我,工作中已然缺少了激情。看着一年前的照片,我羡慕当时的状态和容颜。
我们的梦想在哪里?我们是否曾经有过梦想,却破灭了?亦或是,我们正在实现着梦想,却不自知?
一年前,我们的新浪微博粉丝不足20万。现在,这个数字突破了80万。我相信,我们在改变着人心,推动中国的变革——虽然只是大潮流中微不足道的一点点。有付出,有成就,我们也希望在工作中赢得足够的赞许和认可。
改变中国的道路,崎岖坎坷,却当然要有人走。同时,每个人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想起杜弗伊从海外学成归来,他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一定努力工作,赚钱娶老婆生娃。”现在升级了:“娃长大了教他继续赚钱。”
为公,我们微不足道,努力但难得预测未来的中国;为私,我们衣食无忧,恬淡却可以把握自己的生活。
这是最糟的年代,但又何尝不是——最好的年代。
发表在 家國天下 My Disappearing Homeland | 标签为 , , , | 留下评论

图文:帝都随手拍

天刚蒙蒙亮,楼对面的树枝还是一动不动。不一会儿,阳光洒下,暴风骤起。我一个跟头翻下床:太阳风暴来了萨!
……好吧,我是伪理科生。

一位仁兄:“前几天我爬石景山去了。还挺高的,看故宫很清楚。光绪皇帝就吊死在那儿的一棵树上。”——当时我就震惊了。

这个是啥,不说你也知道。
这个就未必了。
让我们动起双脚
大风儿吹开波浪
海面倒映着收钱的白塔
四处都是唱歌跳舞的大爷大娘
小船儿倾覆在
冰冷的水中
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阜成门护国寺小吃门口。北冰洋。两块五一瓶。以此作结。
(您可通过新浪微博与博主联系。)
发表在 水晶眼 Crystal Eyes | 标签为 , , , | 留下评论

香山客:京城的清晨

天很干净
东北的山依稀可辨
五环旁炊烟袅袅
北京城一览无余
云雾缭绕中
城市正从沉睡中苏醒
欲望就在脚下
而我又要往那里去
那时
眼前是大半个北京城
此刻
却只剩两块液晶面板
发表在 水晶眼 Crystal Eyes | 标签为 , , , | 5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