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后,阴郁还是阳光

一年前,用于FESCO证件大头照上的我,两眼炯炯有神,嘴角微微上翘;神采奕奕,充满了自信。那时,朋友说,哎,这张照的挺好的,有生气。
那是大学毕业、工作近五年后,我第一次跳槽。在参加了多家公司的考试、面试后,我执着的选择了这里——这是进入职场后,我第一次认真做抉择。先就业,再择业——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虽也是奔三的人了,那时的我,仍对新工作充满了孩子般的期待和幻想。在一家全球知名的媒体做编辑,这对略显书生气的我来说,难道不是完美的选择吗?那时我想,这是天意啊。
2011年3月,上班不过10天,日本大地震。海啸、核泄漏接踵而至。我们虽远在北京,每天也像在打仗。但我以为,那时,大家都在享受工作。
主编是位女强人,很严厉。那时候,记者出身的她身先士卒,把报纸变成了通讯社。缺人手,于是,作为刚来的菜鸟,我被暂时发配做了翻译,算是如鱼得水,驾轻就熟。
一些记者从日本发出的报道和手记,经我之手,最终上网。真实的故事,平实的文字,感动着国内读者。
媒体、桥梁、沟通——这些,曾是我理想工作中的关键字。
每天忙忙叨叨,常加班,累,但颇有成就感。以前看新闻,现在做新闻——做自己喜欢的事,这,就是幸福。
我依稀记得,第一次一个人值班时,那种统揽全局之感,自豪感溢于言表。
可是,慢慢的、慢慢的,我发现,无论在哪里,生活的本来面目,原来都不是那么轻松自由。
两个月后,一位同事走了,去哈佛读书,理想很大——我要CHANGE THE WORLD。
2011年的最后一天,又一位同事走了。我们曾一起打过篮球,那是唯一一次大家自发的集体活动。来这里10个月后,我第一次感到失落和挫折。
转过年,一位老同事也选择离开。这时的我,工作中已然缺少了激情。看着一年前的照片,我羡慕当时的状态和容颜。
我们的梦想在哪里?我们是否曾经有过梦想,却破灭了?亦或是,我们正在实现着梦想,却不自知?
一年前,我们的新浪微博粉丝不足20万。现在,这个数字突破了80万。我相信,我们在改变着人心,推动中国的变革——虽然只是大潮流中微不足道的一点点。有付出,有成就,我们也希望在工作中赢得足够的赞许和认可。
改变中国的道路,崎岖坎坷,却当然要有人走。同时,每个人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想起杜弗伊从海外学成归来,他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一定努力工作,赚钱娶老婆生娃。”现在升级了:“娃长大了教他继续赚钱。”
为公,我们微不足道,努力但难得预测未来的中国;为私,我们衣食无忧,恬淡却可以把握自己的生活。
这是最糟的年代,但又何尝不是——最好的年代。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家國天下 My Disappearing Homeland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