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人为乐的成本

天桥上,每天都是那老两口子。今儿个老伯为“病重”的老奶磕头乞讨,明儿个老奶为“卧倒”的老伯伸手求援。深夜,两个人排排坐,盘点一天的收获。
地铁里,每天都是那几对母子。她们带着孩子点头哈腰,从列车的这一头走到那一头,从东直门,过西直门,经宣武门,至崇文门。天天如此,月月如是。
一天中午,我匆匆走出地铁。“小伙子。”一位大爷把我叫住。我停下来,以为他要问路,却原来是问我要钱。“我住在北大,出门没带公交卡,需要两块钱坐车。”老人家还算面善。
看着他手里提着的一口袋橘子和一兜子核桃,我掏出钱包。“刚才有个小伙子给了我五毛,你给我一块五就行。”
我递给他崭新的两块钱。他接过钱,连声道谢:“我这儿有橘子有核桃,你随便拿点儿吧。”我没占他便宜,只说不用谢便扭头走了。
回家的路上我想,他不会是个骗子吧?没钱买票,他又从哪里、如何搞到手里的东西?我应该直接给他买张票吗?我应该看着他买票吗?还是应该直接挥挥手走开?……
在一个诚信缺失的社会,助人为乐的成本是如此之高,不仅是物质上的施舍。两块钱不算什么,我只是不愿被欺骗。
走在路上,我们互相不信任。不说乞讨,就说遇到求助的事,我们是不是首先把对方当成骗子?每天行走在江湖,难免遇到意外。那时,你又多么希望身边素不相识的人能伸出援手——何况,其实你需要的帮助并不让人为难。
那天,在地铁里,两位聋哑姑娘带着残疾证售卖工艺品。其中一个走过来,冲我打手势。她的脸很清秀。我望着她,友善的摇摇头。再摇摇头。她并未甩头走开,而是默默的退去、走远。
15秒后,我的脑海中又浮现出她清澈、干净的眼神。我有些后悔,隔着车厢寻找她的背影。
也许我刚才该买一个。
也许吧。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家國天下 My Disappearing Homeland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