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者的问

前些日子看了电影《金陵十三钗》。郁闷的走出影院后,唯有一声叹息。
辛亥革命二十年后,正经历社会动荡剧变的中国又迎来了卫国战争。在那个兵荒马乱、风雨飘摇的年代,羸弱的国家尚且命悬一线,普通国民又能指望谁?
《金陵十三钗》由张艺谋执导、克里斯蒂安·贝尔主演,展现了国人所熟悉的1937年日军野蛮占领南京的阴郁主题。
影片中,由贝尔饰演的男一号米勒是一位美国殡葬师,来到南京一座教堂为神父举行葬礼。一群中国学生和当地妓女先后逃到教堂以躲避日军暴行。在避难者的恳求下,曾经放荡不羁的米勒试图利用自己的外国人身份与日军周旋,解救这些人。在这一过程中,他变被动为主动,在施救的同时,也完成了自我救赎。
对于那些几乎没有做准备功课,便走进电影院观看该片的中国男性观众来说,除了影片开头的一段街头巷战让他们的肾上腺素水平急速上升外,之后的情节让他们感到更多的,则恐怕是由一股胭脂气萦绕、包裹着的挥之不去的屈辱和压抑。
一些影评人士担心该片可能会激起部分国人的极端民族主义情绪。
诚然,爱国的国民,乃是一国崛起重生的希望;但若只呼“爱国”,却也难助国家一臂之力。
“国家”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在维基百科对“国家”的解释中,广义上的国家是指拥有共同语言、文化、种族、血统或历史的社会群体。而在社会科学和人文地理范畴,国家是指被人民、文化、语言、地理区别出来的领土。——这大概是我们每一个人心中所能体会到的一个朦胧的“国家”的概念。相对而言,“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是统治阶级对被统治阶级实行专政的暴力组织”这一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们所熟知的“国家”概念,则如同高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显得冷冰冰。
“祖国”,从字面意义上可以理解为祖先的国家、祖籍所在的国家。按照《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祖国就是“自己的国家”。
一个生长在特定社会环境中的人,当其自然而然的对自己的同胞、语言、祖先,以及这个社会环境所承载的山河、历史和文化产生认同感,并融于这个环境时,这个人就获得了归属感。当这种归属感愈发强烈时,便成为爱国情结。这时,一个人会自愿、自发的付出,用实际行动来维系这种归属感——维护祖国在其心中的地位,维护祖国免受伤害。
上世纪70年代末,中国剧作家白桦创作的电影剧本《苦恋》因有关“国家”和“爱国”的一句台词而在国内激起轩然大波,引发极大争议,甚至被指“否定爱国主义”。由该剧改编的电影易名《太阳和人》,由彭宁导演。电影于1980年底完成,但未能走上荧屏。
该剧描写了画家凌晨光一生的遭遇。青年时代,凌晨光因反对国民党被特务追捕,逃往国外,成为著名画家。内战结束后,凌晨光夫妇抛弃了国外的一切,毅然回国。文革爆发,一家人命运堕入谷底。凌晨光的女儿决定和男友出国,但遭到父亲反对。女儿反问:“您爱这个国家,苦苦地恋着这个国家……可这个国家爱您吗?”
《苦恋》中这段台词的后一个“国家”,也许正是那柄达摩克利斯之剑;而对前两个“国家”的爱恋,则映射出凌晨光在国外过上富足生活却不曾拥有的归属感。那种归属感,来自祖国的文化、祖国的山水和故乡的人。
一个国家内部的凝聚力,需要通过这种归属感来维系。在一个发展不平衡的现代化国家,在一个多元化的当代社会,维系这种归属感,一方面需要国民在对社会主流文化、核心价值认同的基础上,履行公民的职责和义务,参与构建公民社会;另一方面,也需要政府与国民互动,沟通民意,维护民权,保障民生,让国民活的幸福、有尊严。
然而,以中国的“四有新人”为例——对这些“80后”来说,他们在儿时曾拥有的强烈的归属感,似乎正在社会的飞速发展、变革中消逝。今天,他们中一部分人的状态大概是:理想破灭了;道德不值钱;有学历,没文化;抱负没有,包袱不少。
在一个处于转型阶段、正面临危机和各种压力的社会,社会中一度流行的惟经济发展价值取向可能造成国民理想缺失、信仰缺失。在不平衡的发展中,由于整个社会更追求效率而非公平,国家也难以确保每一位高呼“爱国”的国民的权益。国民的归属感在减弱,社会运转唯剩权力和资本来维系,成本大增。
在当今的美国社会,民众也有这样的困惑:今天的美国,是否还在继承开国元勋曾奋斗追求的价值理想?是否还在秉持建国伊始的立国根基?
美国的《独立宣言》凝聚着两百多年前美国开国元勋们忠贞不渝的信念与理想。不过,在由尼古拉斯·凯奇于2004年主演的美国电影《国家宝藏》(National Treasure)中,主人公盖茨却在阅读一段《独立宣言》的文字后喃喃自语:人们现在已经不这样说话了(People don’t talk that way any more)。
曾经走上越南战场的美国大兵中,当然不乏怀揣理想而从军入伍的爱国者。不过,在美国深陷越战泥淖后,一些爱国者似乎也被国家忘记。1985年的美国电影《第一滴血II》(First Blood II)正是一部以这样的历史背景为题材的影片。
该片结尾,在成功救出滞留越南战场的被俘美军士兵后,兰博被问及“你想要什么”。由史泰龙饰演的兰博发出了源自那个时代美国社会的呼喊:我想要的,就是我们的国家可以像我们爱她一样的,去爱我们。这就是我们想要的。
“您爱这个国家,苦苦地恋着这个国家……可这个国家爱您吗?”《苦恋》中这个曾引发激烈争议的问题,真实的反映了三、四十年前一部分爱国者的辛酸和困惑。
《苦恋》剧终,凌晨光被迫逃亡,藏身芦苇荡。爱国爱的深沉的他,用尽生命最后一点力气,用身体在白皑皑的雪地里爬出了“一个硕大无比的问号”。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家國天下 My Disappearing Homeland分类目录,贴了,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