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铁

春天。
10秒,只差10秒钟,我就能赶上6:18的那班地铁四号线。
如果我没有接受背包安检,如果我路上再跑得快一点,如果我出门前没有擦鞋,如果……
我还不料,做此感慨后只几分钟,5秒,只差5秒钟,我又错过了6:38的二号线。
没有如果。
夏天。
地铁开了。
我闭上眼,靠着门,抱着胳膊,两脚交叉。
忽然,车厢里一阵慌乱的脚步声。我睁眼,还没反应过来,一只比篮球还大两圈的西瓜从那排座位下滚出来,撞到我的脚底,变向、减速,终于被他主人捉住。
好么,一路走直线,这瓜还真圆。
我庆幸:要是我像打保龄一样被西瓜撂倒,一车人就不担心没有饭后的谈资了。
秋天。
像老鼠一样在地铁里穿梭。
忽然意识到,每一天,下地铁时走楼梯,出地铁时乘电梯。
原来,每天动用腿脚上下楼梯的净值,都是负的。
一直在往下走啊?一层,两层,……十六、十七……一直下到哪里?
冬天。
一早在地铁上迷瞪,听到有人拽着拉杆箱雄赳赳气昂昂在车厢里古登古登。
睁眼偷看,却见一位拉着粉色拉杆箱式大书包、身高不足1米4、三四年级的小姑娘。我看着她的小大人样儿就觉得可爱和好笑。
结果一起下地铁,我笑不出来了——
她放下拉杆箱,一手攥着可乐,一手摸出一部比巴掌还大的智能手机:“喂?”
——地下铁。每天半小时。每天有故事。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家國天下 My Disappearing Homeland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