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赵钱孙

想起今天是两个人的生日,午饭时,我发了两条短信。
不一会儿,手机开始振动。我满心欢喜打开信息:
“云南游直降,双飞只需****”……
一下午没回音。
回家的路上,兜里有动静。我像哆啦A梦一般摸出手机:
“向您尾号****的账户发工资:人民币****”……
于是,沮丧至极的我写了第三条蓄谋已久的短信——这次发给已有七、八年不见,唯独过年时才通过短信互致问候的赵钱孙。
 
“近来可好?换工作没?年前有空见面聊聊吧。”
五分钟过去,没动静。
我琢磨这家伙换过手机,莫不是把我的号丢了,这会儿正尴尬和纠结于来历不明的短信?
还好,终于收到他的回信。
“好久没联系。一直还那样。这两周不在北京,过阵子咱们找时间聚聚。等我回来就联系你。”
就这么简单。我很欣慰很满意。不过为以防万一出乌龙事件,我还是在回复时署上名这才放心。
小学时,我们是一帮一。我为他补习功课,他带我打游戏机——那时我的眼镜一圈加一圈越戴越厚,赵钱孙大概功不可没。到了中学,我们分道扬镳,却居然还保持着“伟大的友谊”和业务联系。
对一个人来说,若有一段古老的故事,不止属于一个人,还有别人一同记录、分享和回忆,这是件多么奢侈的事情。
有些人想起曾经的朋友,却发现无处寻觅——电话、手机、即时通讯、社交媒体——哪怕你八仙过海,神通用尽。
我们为何渐渐失去联系?曾经的朋友为何销声匿迹?——相信对任何人来说,这都是发人深省的话题。
今天,我没有结交新朋友。但我有幸寻回一位老朋友。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家國天下 My Disappearing Homeland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