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独唱团

Fantasy Premier League – 开赛前,XF在伦敦检阅我的阵容。他评论说:救险门将 + 黄金防线 + 中游骨干中场 + 平民英雄射手 = 悲剧???一语成签。如今十几轮过去,我在10人联赛中稳居倒数第三。
三脚猫:你还笑?玩儿砸啦!宇宙的襌:砸了么?三脚猫:砸了!宇宙的襌:我怎么觉得才刚开始呢?
2010年11月,代表原公司,一个人去苏州出差,外加开小差。展会上的客户统统是铁公鸡一毛不拔。即使不能给公司创收,我也总要给自己留下点儿回忆。当时的想法应该是,三十年来狼藉,东壁打倒西壁。于今收拾归去,依然水连天碧。
昨天,2011年11月11日,回忆2010年的这天下午——欣欣然游弋于虎丘,看园内亭台水榭;几小时后便躺上回京动车一列,听窗外“况且和谐”。这一年过的,有点儿意思。
几天前,在植物园偶遇一道人(穿戴大概为“急急如律令”那种,你懂的),老远见我便一缩肩,高声道:“您有善相,是个秀才啊!”寒暄几句,化缘不成。刚送走我,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又阔步迎向一老者,更高声道:“您这相貌有宰相之福啊!!!”秀才遇上宰相,自惭形秽,一滴汗。
Tom说:News doesn’t stop. 有变化,就有新闻。所有人每天忙碌,就是在制造变化以及,哼哼,新闻……当我们每天随身揣着iPhone、拿着iPad、听着iPod、看着Kindle——我们是否忽视了其他东西?

昌平南口火车站
如果维稳的结果是没人讲真话,没人不做假——我吃了你提炼的地沟油,你孩子冲了他生产的毒奶粉,他老爸喝了我勾兑的洋酒(坑爹啊),然后,我们又一起坐上了他老爸设计监工的高铁——到头来,无论体制内外,所有人都是牺牲品。
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翰林院是个养知识分子的地方。南怀瑾说(大意如下),原本不听话的知识分子,美女金钱都不放在眼里,清高啊,结果送他去翰林院,给个有名无实的位置,他就老实了。
有天晚饭很想喝粥,于是在商场超市买上一盒后,直奔楼顶食府。门口有个牌子,谢绝自带酒水。看着人家异样的眼神,我赶紧解释,就是想借你这个地方喝点粥,吃什么其实无所谓……她眼睛都直了,一定想起那段经典广告:“那么,有什么我们可以为您效劳的呢?”“建一所房子,要配得上科勒龙头的。” 
 
是否看出端倪?
在原来的公司,有天上班,下午5点多,我跟FedEx的人一起下楼拿了几个防水快递袋。上楼等电梯时碰上一位可以做领导的大妈。她看看我手里的口袋,不屑的摇摇头:“都几点了才来,人家都下班儿了!”我使劲点头。
前些日子,和朋友们在郊区共度周末——保龄、游泳、午夜打扑克——确实是件体力活儿。我意识到,自己需要养生锻炼,以及,我需要的不只是两天的周末,而是一个完整的假期,一次有益身心的旅行,或是一颗无时无刻不坚强乐观的心。

同去的朋友发来照片,吴总速降这张最有亮点——拍照的人和被照的人都很有创意。你笑出声儿没?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家國天下 My Disappearing Homeland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