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落凡尘

2010年2月,摄于慕田峪长城
我开始平静的接受事实——
我是凡人。
早在小学,数学班的“牲口”们拿到迎春杯、新加坡赛一等奖,而“廉颇老矣”的我直到快引退才捞到末等奖——那时,我就该意识到。
早在初中,一直和我较劲的朱同学,中考后终于踏进北京四中的大门——那时,我就该意识到。
早在高中,我的排名一路下滑,虽在最后仍成为学校“600工程”的一员,却从未奢求考入北大清华——那时,我就该意识到。
早在大学,失去了学习的冲动,发现那些成天翘课打游戏、甚至连书也不买的室友,直到考前两周才突击,却能用各种手段考出八、九十分——那时,我就该意识到。
早在毕业,同学们要么出国,要么读研,要么亮出华丽的简历、经过一轮轮拼杀最终走进梦寐以求的百年商号——那时,我就该意识到。
当杨同学在小学,便有足够的毅力不看电视、不玩游戏,全神贯注做奥数并以此为乐时;当朱同学在初中,虽有胖胖的身体,却能将中考体育从不及格练到满分时——我在做什么?
我在踢足球、丢沙包、读漫画、玩游戏。我认真学习,但也离不开生活中彩色的点点滴滴。在小学和初中,学与玩之间,我还算游刃有余。
如果,上面还算得上是能为自己开脱的好理由,那么,高中和大学,我却发现,有些人玩得尽兴,学习却没落下。成为对比的这时的我,已稍显力不从心。好似一部喘着粗气的老爷车,笨重的行驶在高速公路上。
我一向要强,却也没执拗到不肯认输。
高考前,我意识到,自己不适合做“科技工作者”——小学时满嘴的“科学家”更甭提——自己所学,大概只要将来在超市买酸奶时,能够根据每盒酸奶的折扣和克数,心算出性价比最高的那一盒,买回家就好。
大学时,受到高考打击的我加入“逍遥派”,压根没想把所学当作今后的职业——也难怪,小学前,我曾对奶奶说,自己的志向是“修鞋补鞋”——即便这样,我仍然年年拿到奖学金。
我曾想过学生态、学环境、“响应号召”、支援西部——早就厌烦了快节奏的我,打算不负责任的逃离。
面对世界,思考问题,多用心性去感知,鲜用理性去认识。凡事“不求甚解”,只要“大概学学”。
我摆过摊儿,贱卖过东西——骨子里不会钻营。若说做个有志学者,一定需要专心致志,放弃很多,可我又舍不得放弃生活。对不起,我似乎究竟成不了你们所希望我成为的那个人。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最近每每在国科图,歪在落地窗旁的沙发上,沐浴着阳光,翻看《中国新闻周刊》,我已越发不把注意力放到国事天下事,而是先翻到最后几页,看阿花和上上签——以及那些文艺青年和江湖男女们——的生活随笔。
《天使之城》中的赛斯,为了拥有人类的感知,为了挽回玛姬的感情,决定放弃永恒的生命,以天使之身坠落凡尘。从此,他可以品尝酸甜苦辣,但也必须承受哀乐喜怒。
残忍的是,这来得很快。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去了玛姬的生命。
你是否相信命运?人生就是无数个悲喜剧交织、串联在一起。
听着电影插曲——Sarah McLachlan的Arms Of An Angel,以及Goo Goo Dolls的Iris——我想,也许有很多理由导致他辜负了,伤害了,错过了,无法挽回。
现在,他认真的对着空气说:我很抱歉。
——对她,也对他自己。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宇宙的襌 Universal Zen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