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家书中的旧事

“卅六年五月十一日留影于南京”
煜顺:
你于本月22日寄来的信,我今天收到了。知你[母亲]等均好,甚喜。
你三叔在抗日战争时期,在蒋军中央军校学习三年,毕业后任过排、连长。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后,他不愿在军队工作,请假回家乡。因无饭吃,又无别事可干,被迫又到军队里去任[副]官、连长。后在山东奉令参加了内战。一九四七年离开山东旧军队到南京,我托上级说情,介绍他入内政部人口局工作。一九四八年又转到旧军队任少校[副]官。后因不愿去台湾,49年春离职回家乡居住。
解放后,我在汉口[常]委会工作。51年我代他隐瞒旧历史,介绍他也入[常]委会工作。52年镇反运动中,我们俩相信党坦白从宽的政策,大会上主动全部向党坦白了他的旧历史,未受任何处分。但是,54年下半年,他未犯什么新的错误,而组织上突然把他开除了。开除的布告上说是思想反动,对社会主义不满,攻击党的政策等。开除后,未戴什么帽子,也没有什么监督劳动,就是在武汉市拉板车、写[蜡]纸为生。有公民权。但是后来,由于阶级斗争运动不断,但又没有当众公布,派出所替他戴上历反分子帽子,在居民中没有选举权了,并要每月汇报思想和劳动近况。一九七九年被摘掉帽子。
按照坦白从宽、既往不究的政策,不算为历反分子的。但是,自己讲也没有用。近两年中,他多次申请复查更正,恢复工作,但未如愿。他的情况大概如此。
关于我同事旅京结婚一事,我今已把情况告他了。去不去尚未决定。
我今天去总队办离职手续,计划下月底回汉口定居,户口不迁回汉口了。但是,组织出于关心负责,说退休后不在这里定居,而一定回汉口跟儿子住在一块,那就尽力想办法把我的户口转去,要我等待户口办妥后再走。因此,我还不回汉口去。
我住的工地,又于本月七日开始打孔灌浆工作,计划明年三月份完成任务。我专负责保管、发放器材,不去总仓库领取,因而事不多[忙]。
我身体好,勿念。汉口亲人常有信给我,均好,勿念。
祝全家人均好
四叔
81.11.25晚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家國天下 My Disappearing Homelan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