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自己贴上的标签

在图书城找到了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和一套曼昆的《经济学原理》。
于是想起了东东同学——这个五大三粗,无论在篮球场上还是生活中都有樱木花道影子的北方大汉。
作为理科男,我们都很想让自己多点人文/文艺气质,给自己贴上文理兼修的标签。于是大三时,我们抓住机会——偶尔扒拉两下吉他的我开始辅修法学,拉得一手好二胡的他则开始钻营国际贸易。
上完第一天的经济学原理课,回到宿舍的他自我感觉良好:“老师说了,上大学最时髦的事,就是走在校园里,胸前抱着一本塞缪尔森/亚当斯密……”所有人,大声:“切~~~”
三天之内,我们就能在校园中看到穿着白背心、大裤衩、牛皮靴,却怀揣着一本崭新的两三斤重的书的,自恋中的他。
不过最后,我顺利拿到了辅修证书;至于东东,好像,老师让他挂了。
如今,狗熊掰棒子,我也忘的差不离。只是看到这些书,至少曾经翻过、琢磨过,因此总觉得亲切,有种想据为己有的冲动。
不过,也许请回家后就会束之高阁,只是有客人来访、问起这些书时,才会给自己贴上一些模棱两可、莫须有的标签。
去淘书,源自下班时的一闪念——走进电梯,里面有人,门关上,转过身,我突然意识到,与做实业的他们不同,我的工作涉及财经,每天面对资讯中的经济学术语和如洪水一般四处奔涌的资金,似乎多少应该有点敏感。惭愧的是,除了自学过半本《经济学原理》,我实在算不上懂金融和经济。
于是,为了在这家美国小报做个有见地的编辑,我打算恶补经济学了。
说起这份报纸,读起来真的很励志——
哦。死追她。真闹噢。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宇宙的襌 Universal Zen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