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行人里,有我也有你

“煮豆燃豆萁,谁在釜中泣”(*图片来自网络)
四点多,钻出地铁站。
一愣——眼前是撒乱满地、还未去皮的核桃。
两辆平板三轮车就在附近。车主在竭力申辩、求情,但车把已被数人牢牢按住,旁边,是一名身着制服、头顶大檐儿帽的城管执法人员。
一位女商贩情绪激动,场面有些失控。不过,这就来了援兵。一辆车开来,三名城管冲了出来。
地铁口开始有人围观。我只是路过,摇摇头,默默走开。
走上过街天桥,准备到马路对面的超市采购。突然发现桥上的商贩齐刷刷的站起来,随即熟练的把身前的摊位打包,接着站起继续观察桥下远处的动静。我知道,大概要来抄摊儿了。
为什么总要如此对立呢?是,没错,这些人可能阻碍了交通、破坏了市容,但他们毕竟也是组成当今北京的一部分。不要赶尽杀绝,给他们留一条自食其力的谋生的活路吧。
要沟通、要对话、要接触多方民意。可以妥协,可以折中,但一定有办法,让他们安安分分的做买卖;让他们见到执法人员时,不是夺路而逃,而是笑呵呵的打招呼——那是自然的、安心的笑。
六点,走进人民大学体育场。一口气跑了10圈后,我开始绕圈散步。
锻炼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操着一口我完全听不懂的外乡音。他们,有豆蔻年华的学生,有年轻的三口之家,也有六十多岁的老人。
这就是北京,一座试图与国际接轨的多元化、现代化大都市。
可是如今的它,却在使用政策,抵制从四面八方涌入的外乡人。
回溯100年,有多少人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
只不过,老北京们觉得越来越多的外乡人打破了京城原本的宁静、抢走了他们子孙的饭碗;留在北京的精英外乡人已开始自称“北京人”,他们看不惯新来的外乡人,也看不上那些滑落到社会底层的老北京们
于是,每个人冷漠的看待这一切,似乎与自己毫不相干,甚至拍手称快。
前几天(8月10日),在伦敦工作的好友发来一封邮件,向我描述了伦敦近来的骚乱事件:
【“这事儿的背景-上周四警察在Tottenham区射杀了一名持枪帮派份子。目前被认为是警察先开的枪(还在调查之中)。当地周六晚,几十人在社区的警察局前示威抗议。
“注意这只是一个导火索,决不是这此暴乱的动机。
“之后借这个机会,当晚众多投机的暴乱者开始上街,打砸抢烧。人越来越多,涉及区域越来越广。现已蔓延至全国各大城市。
“周六至今四天:约1100人被逮捕,伦敦占768人;被砸、被烧的商店不计其数;伦敦差不多上百人房屋被毁无家可归;损失纳税人约1亿英镑。
“没有政治动机,没有目的,没有计划。最低级,最纯粹的行为。
“看图。伦敦就像在战火之中。事发地事态之严重,场面之混乱前所未见。可以对比二战德军轰炸伦敦后的场面。
“这是自己打自己。
“暴乱者大多数是无业青年(甚至少年),混混。趁着热闹出来跟着打杂抢,偷东西。砸着自己的社区,烧着邻居的房子/商店。
“现在几个百年老店被烧,不计其数的家庭商店被毁,几个大工厂/库房被烧,造成多少人失业,多大损失可想而知。现在的经济状况,许多都是无法补救的。被烧的可能有他们父母工作的工厂,被烧的可能有他们爷爷的商店,被毁的是他们自己的未来。这些人觉得无所谓吧,早就放弃了。可能工作福利中心他们不会烧吧,明天还得去领救济金。这些孩子大多数都是初中毕了业,国家免费的高中不读,就开始领着失业救济金混。别说社会没有机会,都是自己的选择。
“自然可以从社会问题上分析原因,说一些大道理。但这次的事发展到现在,就像刚才说的-是最低级,最纯粹的行为。
“看着电视画面,冲击力很强。觉得很耻辱,这是整个社会/咱们这个时代的失败。愚昧原始的行为。信仰救不了你,教育救不了你。给你看看人性的一面,很现实。”】
我想说的是,很多事情,没有人不在其中,没有人真的“只不过是旁观者”。
冷漠的社会中,如果我们每个人也都选择冷漠,有一天,不知什么时候,它终会开花结果,让我们收获另一些人的冷漠。
那时,我们才会切身体会到社会的不公,才会认识到原来这些事也会发生在我们身上,才会觉得无助。但回想,实际上我们原有机会推动它一点点改变,而我们甚至无须付出,只要去关注。
锻炼归来,在永和大王要了一份榨菜肉丝饭、一杯冰豆浆和一碗香芒布丁。
饭后已是八点,又走上过街天桥。
夜色下的天桥上,交通严重堵塞,行人摩肩接踵,却热闹非凡——皆因那一伙天生鹰的眼睛、狼的耳朵、豹的速度、熊的力量(唯独这个可能没有)的小商贩。书、衣服、袜子、拖鞋、项链、蝴蝶结、饰物、玩具、泳镜、贴纸、耳机、手机套、月票夹……过街天桥,把这些本毫不相干的物件联系在一起。有人快步通过,也有人驻足流连。
“手机贴膜,管一辈子!”一位小伙子吆喝着。看面相,他不过三十岁,但已头发斑白。
听到这话,一位漂亮姑娘回过头,冲他嫣然一笑。
小伙子憨憨的:“真管一辈子。”
每天,自诩为白领的我们,坐在窗明几净的办公室里,供职于公司,服务于企业,不自觉的创造着GDP,并让电脑辐射麻木着我们的面部神经。
每天,连蓝领也称不上的他们,风餐露宿,给自己打工,服务于路过他们摊前的每一位行人,让一些人的生活里,不时增添一丝亮色。
那些行人里,有我,也有你。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家國天下 My Disappearing Homeland分类目录,贴了,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1 Responses to 那些行人里,有我也有你

  1. xf说道:

    “六点,走进人民大学体育场。跑了10圈后,我开始绕圈散步。”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你伦敦的朋友’是不信

    • universalzen说道:

      我坚持一口气跑了10圈,不骗人,真的。不过是慢跑,4000米我用了半个小时。匀速——前5圈结束,六点十四;10圈后,六点三十(后来我又溜达了5-6圈,到七点,你就知道我跑的有多慢……颠着跑的)。当时腿没感觉,就是肺快炸了。后来才发现腿是没知觉了。主要是恢复体力,为周末可能参加的游泳做准备——我也没想到能跑下来。你知道,工作后除了迟到前的飞奔,我就没正经好好跑过步。本想再冲个400米,突然身子一沉腿发软,才发现颠了10圈后,大小腿已然分家。

  2. lisa说道:

    总是很有感触啊。

    • universalzen说道:

      回家的路上,我就想好给文章起个名字,叫做“煮豆燃豆萁,谁在釜中泣”。晚上写到一半,发现不大对头就改戏了。对,其实我是个作家~~ 🙂

  3. x说道:

    10圈听起来是相当扭臂的,不象是抽筋曾能干出来的哈哈。
    你还有圈可跑就是幸福了。我这里可只能当路边飞奔男。

    游泳你可小心点,水里抽了筋可不是开玩笑的。

  4. x说道:

    ‘十’读’Si’,‘圈’后面没有儿化音、、、他这话每次还都是表情平淡、稍待一丝厌倦/无奈的说出来。挺喜欢那老师。

    忘了被没被罚过,没印象,但是按我的性格推测应该被罚过、、、

  5. universalzen说道:

    关于“正直男”——你做过“现代少年”的课代表,也就兼职了政治课代表(“政治男”),外加你一脸无辜的样子——大约是因此得名。

  6. x说道:

    这个我记得。变成政治课代表真是误会啊、、、但好像和正直男一事没太大关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