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咬吕洞宾

奶奶家。
饭后,我在地上发现几粒米。
于是,我学奶奶,把它们捡起,分散开来,放到露天阳台的围栏一角。
随后,我钻进屋,隔着门守株待兔,等那只老家贼。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过去了。我依稀听到它叫,却不见动静。
我回到饭桌喝绿头汤,奶奶换去了阳台。
两分钟后,我回去。奶奶正弯腰摆弄她的几十株朝天椒,我却不见了她背后的米粒。十几粒,全不见踪影。
“奶奶?奶奶?”
87岁的奶奶回过身。
我指着围栏:“您把那几粒米扫走了?”
“没有啊?是你放的啊?麻雀吃了吧。”
“啊?我就等着它呢,这才离开两分钟……”
“是,它们快的很,也不怕人。”
看来,它们怕我。
我知道,在我费劲巴拉一粒粒分开摆放时,它就开始注意,躲在暗处馋涎欲滴。
我的气场,仍不足以让这老家贼心安。确信我离开后,它才在奶奶的眼皮底下出手。奶奶的心境比我平。
小时候童话书、武侠小说和神仙传看多了,有时,会以为自己心平气和的往那儿一坐,把心放空,发出的气场就会引来各种飞禽走兽。达到这境界,真没那么容易。
更何况,楼下大妈抱着的狗还总冲我嚷嚷,并随即引起小区里一个排的狗加入合唱。
不过,我有阿Q的精神,因此做出这般合理解释:正因为是吕洞宾,才被狗咬呢! 🙂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宇宙的襌 Universal Zen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