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也姓孔心方正

高中时,学校举办了几次书市——那是些我很享受的经历。
大家把摆在家里落灰的、过时的、乃至八九成新的各种读物拿出来。与卖废品——价钱没得谈不同,校园书市的行情,好歹介于买方市场和卖方市场之间。从未利用假期打过工的同学,也能因此体会到挣钱捞一把的快感。
大学时,学校时不时就搞个跳蚤市场。除了各式小说和教科书,也出现了磁带和光盘。到最后,发展到一切校园生活物资。
毕业期间,我处理了一大批磁带和光盘。那时有些冲动,心情也许受到校园四处乱糟糟狼籍一片的影响,只想收拾出来的东西,带回家的越少越好。
比如,带着冲动,曾经花20元买的两盒张学友95演唱会原声带,被我1元处理给一位慕名而来的40岁大叔。他和我砍价成交后感慨:真是便宜(砍到1块钱,我还能说什么)!
比如,带着冲动,我把一堆曾经费劲巴拉淘来的国外唱片,以及几本年少轻狂时读的书,交给一位天津小伙代卖(他挑的)——后来,我没再过问这事儿,干脆都送了他。
看着他摆的摊儿,我指着一张唱片:你也喜欢听这张?他说:嗯。然后,他指向其他几张,这些我都不喜欢,但是卖的很好。我很奇怪:不喜欢?不喜欢为什么买?他说:是生意。我进的货。这买卖我都做了好久了。天哪,真有人把这当成Business。佩服。
崩盘了的跳蚤市场上,商品过于雷同,摊主竞相压价,各式七扭八歪的招牌广告跃然眼前。大家吆喝着:“买小说送教材”“跳楼价”“自杀价”“论斤”“给钱就卖”……到最后,有的摊儿上还有散乱的书,只是,没了摊主。
我呢,还有一批没处理掉的,又舍不得扔。只好带回家,整出一口袋,丢在楼下的花园。任人各取所需吧。
工作后,从事信息咨询行业,做海外销售。出差参加展销会,其实和摆摊儿也差不多。只不过,10块、20块一张的CD唱片,变成5千、6千一张的数据库光盘。
这时,除了耍嘴皮子,你还要清楚的了解自己手中的产品。
我会坦承客户发现的产品缺陷,告诉他这类产品不可能做到完美;同时,我告诉他产品的优势,也许会给他打个折扣,让他感到物有所值。
可是假如,你对自己的产品没有信心,又怎么办呢?两条路,一是管他的,说服自己去忽悠;二是去改进,不然就为了不累心,选择离开。
记得那个老外。“What?! Eight hundred?! Dollar?! US dollar?! Why?!”还有个同事:“比抢的还容易!”
第一次出差,我就破了纪录,大丰收。头儿大跌眼镜,很高兴。
我觉着吧,都是拜校园经历所赐,跳蚤市场上锻炼出来的。

那是第一次仔细观察美元。钞票背面的一行字,让我永记不忘。“IN GOD WE TRUST.”
这句话,让每天手持绿票子的普通人,在处理每一笔生意前掏出它、看到它,都要掂量掂量。
我也想起中国铜钱中央那个方方的窟窿。
“钱也姓孔心方正”。
多少人没这么理解,掉钱眼儿里去了。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家國天下 My Disappearing Homeland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钱也姓孔心方正

  1. Jonathan说道:

    钱是衡量价值的一把尺子。
    如果一生仅仅追求尺子,就失去价值了。

    • universalzen说道:

      想起一位阿拉伯人在中国商务部网站上对中国出口商的投诉:“They are cheating us bravely.”
      用中文讲,就是:“他们勇敢的欺骗了我们”“他们明目张胆的骗了我们”“他们胆大包天,居然敢骗我们”等等。这也是阿拉伯酋长们的黑色幽默,让人哑然失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