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蚊子的对话

上披班尼路,下着休闲裤。脚踏BITESHU,肩上没包袱。两袖清风,身无长物。
中午特意到中关村,在中国化工集团公司楼下的马兰拉面要了那份15块的套餐——拉面一碗,茶鸡蛋一只,咸菜一碟,百事可乐一听。——我就这点儿追求。
中关村——飞快的变化,让我没时间好好消化。除了小学时光,对中关村大街的记忆,变得支离破碎。
小时候曾骄傲的认为自己与众不同。如今,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没错,与众不同,因为我和每个普通人一样——我们都有不平凡的故事。不知什么时候,我开始变得安静,沉默是金。
最近,就《飘》(《乱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大概是本女生都看过的书——在微博上发起一次问卷调查:“问女生:你是斯嘉丽,还是梅兰妮?在找巴特勒,还是艾希礼?”
结果显示,投票的女同学,无一例外坦率的表示,希望自己是斯嘉丽,且“一定会选巴特勒”。
上学时,一些抱着天真想法的理想主义女生,似乎更喜欢艾希礼——代表音乐和艺术,伤感和沉重,以及一个记忆中的、遥不可及的、似乎并不存在的完美世界;考虑嫁人的女生,则在寻觅巴特勒——代表现实和安全感,且毕竟,在船长的驾驭下,可以有更丰富多彩的生活。艾希礼沉浸在昨天,而巴特勒计划着明天。
这时就会部分了解,为何“法国有个圣女,叫贞德;中国也有剩女,是真的”——因为阴盛阳衰,巴特勒越发少,而无论真的还是假的艾希礼,一旦成为“剩男”,都不再被日臻成熟的斯嘉丽考虑。
下午,在海淀图书大厦晃了一个多钟头。发现一本《蒋介石讲国学》,于是用5分钟办了张会员卡。心想着刨去办卡成本,省了4块6的说。回去领书的路上,瞥见一套《国史大纲》,于是欢天喜地一并抱去,一共省了13块6。……等会儿,账是这么算的么?
几本书一共一千多页。想起之前从地摊儿上请回家还没开封的书,我是省了还是烧包?有时,我买书似乎是为了“收藏”。苦了那些束之高阁没人翻过的书——那些没人翻阅的人生。
到家一会儿后,想起看了。结果……没了!?心急火燎、口干舌燥。水!打开冰箱门——呀嗬?!找着了……(编者按:本段纯属臆造,但有类似先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洗完澡,发现腿上多了三个包。
我:蚊子啊蚊子,图书大厦的芸芸众生中,为何您惟独偏要和小生我过不去呢?
蚊子:看你坐在书架旁一动不动看蒋校长讲国学,就想这小子定是快成仙儿了。遥想玄奘当年,悟空出家了,妖精们都想着吃块唐僧肉就能长生不老;我这一生苦短,今天喝你一口血,走走捷径,怕这世也能提前修成个半仙儿吧?
我惭愧的双手合十:施主,小道我也很想啊……只是修行功夫各种不到家,您,怕是白喝了……
蚊子:散仙儿呢?
我叹口气。
蚊子:大士呢?或者散人,散人也行啊……
我摇摇头。
蚊子疯了:霍元甲、霍元乙、霍元丙……霍英东、霍英南、霍英西……霍金、霍银、霍铜……霍乱、霍去病……
我不是巴特勒,也够不上新时代的艾希礼。这种生活状态,是否不合时宜。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宇宙的襌 Universal Zen分类目录,贴了,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