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生死两茫茫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开门见山。三毛思来想去,苏轼的《江城子》还是先撂这儿,以免下面的字让大家视觉疲劳。
——
大二时,昌平校区,除了摄影和传统中国,选修课,三毛也挑了硬笔书法。
当时的选修课,好像分人文、社科和自然三类,按说,每一类只要选一门课考过了就能毕业(还能不让你毕业不成,只是,你需要每类选一门,偶尔去听听,总不能节节翘课)。结果,三毛选了好多好多人文课。有人说,服了,你不是想靠选修课挣够学分提前毕业吧……那咱学校不如改名,叫北京选修大学好了。
三毛摇摇头:非也非也,“选秀大学”如何?
他只是想学学看看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硬笔书法就是其中之一。
隔壁宿舍的仁兄,曾被三毛问,原来在哪里读书?趴在桌上的他伸出四根手指,自称“北京四中的败类”。上完一期书法课,仁兄自谦“不能说写的多好,起码练字儿了”。三毛听了,蠢蠢欲动。
当时真当个事儿,特意买了字帖和书法专用钢笔。
2003年的字。
结业时,挑来拣去,用和这张差不离的一帖临摹交了作业。也许是看在三毛买了字帖和笔的份儿上,老师没难为他,让他过了。
现在都2011年了。老鬼:“八年啦……”三毛:“别提他了!”
这几天,三毛翻出了当时练的几笔字。翻的时候,三毛想,好好温习一下当时的丰硕成果;翻出来后,三毛叹,失望,嫩,当时提笔还真较劲的说。
快七夕了,这首词正应景。三毛心血来潮:这些年光在电脑上打字儿了,这会儿写几笔瞧瞧。
写了好几张。写的三毛手指生疼。最初动笔前还用尺子画格,起笔后一笔一划,一字一顿。最后一张干脆不画格了,速写。
2003年和2011年的字,都在这里。
认真有余,精彩不足。三毛叹口气:革命尚未成功,闹太套,同志仍须努力啊。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家國天下 My Disappearing Homeland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十年生死两茫茫

  1. Jonathan说道:

    这笔字儿,还真不赖!有点儿小楷的道道儿

  2. Jonathan说道:

    当然不是,arthur,却是写得不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