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图说话:消逝的家园

圆明园,2004年8月13日
8.13对我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失去亲人的日子。
就在这个地方,我们曾一同游戏。小时候,我拿相机,你摆POSE。如今,留下的只有淡淡的回忆。
洗相馆的小伙子一个劲儿的赞,这张太NB了。我说“是吗?”我不仅是在用器材拍摄,也是在沟通——用心。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鬃又成霜?昨日黄土垅头送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做强梁;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司马台长城,2006年7月,毕业后的第一次郊游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朋友中,有人跟团到四川旅游,去了杜甫草堂。回来说,什么呀!就是一个破草堂,人多的要死,还要几十元的门票!——我不说“错”。我无言以对。
也有人这样说:“我来这里,大家说我是台湾来的。其实我所读的书,孔子山东人、孟子山东人、老子河南人。我到四川去,游杜甫的草堂,无限的思古之悠情就产生了。所以这里没有任何的瓜葛,只有一种东西就是人性,就是你跟我的诚恳。
“杜甫说:‘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假如真的是在一个‘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环境之中,一个人如果不会感时花溅泪, 不会恨别鸟惊心,这种人没良心。杜甫不是他自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乃是普遍的人性都是如此,这叫作‘千古之作’,这叫作‘永垂不朽’。没有任何的政治势力,没有任何的经济势力,可以使那些东西永垂不朽。只有人性,人性不在杜甫那里,不在孔子那里,在我们自己这里,这叫作‘经典’;而‘经典’不只是有了这样的性情的涵养,不只是对我们人性的光辉的启发,它又是最好的文学著作。”
喜欢电影《音乐之声》(The Sound of Music),喜欢《雪绒花》(Edelweiss)。

“My disappearing homeland——我那正在消逝的家园。”

Edelweiss, edelweiss
Every morning you greet me.
Small and white
Clean and bright
You look happy to meet me.
Blossom of snow
May you bloom and grow
Bloom and grow forever.
Edelweiss, edelweiss
Bless my homeland forever.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家國天下 My Disappearing Homeland分类目录,贴了, ,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看图说话:消逝的家园

  1. Jonathan说道:

    我也非常喜欢雪绒花(Edelweiss)、哆来咪(Do-Re-Mi)、孤独的牧羊人(The Lonely Goatherd)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