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歌

去年5月29日,和朋友几个在地坛附近的钱柜唱歌。
那天不很舒服,不过我还是挣扎着,没让大家扫兴——包括我。大家都嫌空调不够凉,唯有我感觉凄凉——好在有热乎乎的蜂蜜柚子茶和酸枣乌龙茶。
晚上九点多,我们出来,依依不舍。有人提议去喝酒,不过没人附议。于是一行人溜溜达达闲聊着,一路走向东直门地铁,当散步。
老远望见来福士,我和他们说,如果这次考试能成功通过的话,一个月之内我就来这儿上班儿了。
就在附近工作的吴同学说,把心放平,目标很明确,一步一步来。
那时事事不顺。连着失眠一个月。
2010年11月11日(这日子……),苏州虎丘。2010年11月,我代表公司最后一次出差。一个人去,一个人回。期间空闲,也开了小差。摄影师:好心的路人甲。
一年过去了。我还有几个“一年”可以肆意挥霍?
如今,每天钻出东直门地铁,走进来福士;每天路过曾经考过我无数次的会议室;每天和坐在我斜对面、去年5月把我刷下来的姐姐共事……兴奋、新鲜感过后,一切回归紧张、有序和平凡。目的达到后,我的生活似乎失去了下一步的方向。
走走看吧。
附:上学时,曾经常回响在耳边的一首歌:
召唤
词:朴树 红枫
曲:朴树
是夜吗
是远方
是那阵 忧愁我的晚风
在那往事翻动的夜
在儿时没能数清的星斗下
我知道她来了
像风一样
那些旧时光
那些爱情
那些渐渐老去的朋友
在远方
寻找我
可我已不能回去
抵达那些往事
生命就这样的丢失
在那条苍茫的林荫来路
我真的想回来
在我死的那刻
它们在召唤我
我为它们活
艰难而感动
幸福并且疼痛
是夜吗
是远方
是那片 孤独中的灯火
在那些烦乱的夜晚
在这片欲望丛生的城市里
我知道她来了
像风一样
那些旧时光
那些爱情
那些渐渐老去的朋友
在远方
指引我
我想念它们
可我们必须忍耐这艰难繁琐
这平淡的生活
这不快乐的生活
可我仍然想回来
在我死的那刻
它们在召唤我
我为它们活
我真的想回来
在我死的那刻
它们在召唤我
我为它们而生活
艰难而感动
幸福并且疼痛……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宇宙的襌 Universal Zen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