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年轻吗?

这周起,开始11点上班。本该7点走,但我每天都是8点才离开。
忙起来,偶尔感到无助。
又到周末了。偌大的办公室,剩我一个人。感觉不大好。
走向地铁的路上,我决定先吃晚饭。
三分钟后,我在肯德基点了一份套餐。
五分钟后,一个稚嫩的声音从身边传来:“叔叔,您是一个人吗?”闻声望去,一个可爱的小男孩。真有礼貌。“是,一个人。”“那我把这张拼桌搬开啦。”我点点头。
他嘿呦哈呦挪完桌子挪椅子,最后安分的坐下。我偷着望他。大大的眼睛,顺溜的短发,瘦瘦的,细胳膊细腿儿,蓝白校服。看样子,三、四年级。
不一会儿,他爸来了,端着一大盘子。“你吃什么呀?”孩子问老爸。“你吃吧,我不饿。”
一会儿,他们聊起北京人、山东人和上海人。原来他爸是个商人。“上海人认真细致,山东人很豪爽,好多时候是‘这事儿就这么办了!’”孩子说:“上海人就是,和你签合同,一分钱都不多给你,是吧?”“他们很认真,按规矩来。”“还有比他们更认真的吗?”“江浙一带的大都是这样。”
老爸四处张望,自言自语:“这儿有洗手的地儿么?”孩子遥指:“那儿!”
看着这一对父子,听着他们的话,突然,我觉得自己老了
明天,同事们约好第一次集体活动,居然是打篮球。地点:北邮。一个让我们都变成“大叔”的女生也去。她对各位说:“大家把家属叫来吃饭”“我帮你看小孩儿”“把你的女朋友都带来,我好有伴儿(据说某人有多达一个连的女友)”……
几位同袍,都是身高1米8的“猛男”。其中一人谦虚半天,说某日场上遇到一人,如何如何厉害,能跑能跳,好像能扣篮,结果让我防他……说了5分钟,最后:“我把他报销了。”哈哈,原来是欲扬先抑,如此自夸。有人问:“那万一碰上你打不过的怎么办?”“那跟他一伙儿啊!”一桌人大笑不止。如此年轻。
一位“老”同事:“唉,好久不玩儿了,明天别被打趴下。要不,你们这伙强人提前来俩小时,先消耗一下,我们再上?”我补一句:“从4点打到6点?我的体力……我能5点半来么?”
前几天,一位毕业于北邮的老友,只因踢球前没做热身,导致在家静养一天。昨天他告诉我,同窗哥儿几个里,最大的那位,前天领证儿了。哦呦,闪电战。
不过这也还好。大学一神交,如今都当爹了。
那时那谁谁谁怎么说来着,对了——“好男儿,又少了一个。”
“你快乐吗?”“我很悲伤。”“你悲伤吗?”“我很快乐。”
9点多下了地铁,决定去剪头。那家店还开。方师傅也还在。10点关门。“哈哈,临下班了还要麻烦你。”“没关系,你是最后一位,完事正好下班。”
他的助手先给我来了个头部按摩。9点半,等我坐在椅子上,感觉脖子没了,要断。每日伏案工作的代价。
方师傅22岁,我吃一惊。想想,也是,现在的体育影视新锐,不少是小孩子吧。地球上,比我们年轻的,越来越多;比我们年老的,却日渐稀少。
剪完头,我似乎年轻了一些。
为了下午的友谊赛,明早要热身。
近来不时恶心头痛、手指发麻,且有视力下降之虞。
太不爱护自己了。
怀念郊游,怀念绿色,还有新鲜空气。
近的,那就去香山吧。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家國天下 My Disappearing Homeland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