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有新人”的今天

“四有新人”的今天——理想破灭了;道德不值钱;有学历,没文化;抱负没有,包袱不少。——《鄫君语录》
每周文摘:《中国新闻周刊》
* * * * * * * * *
“没有办事业之前,我应聘过30份工作,全部被拒绝。想当警察,和5个同学一起去,4个录取,自己没有被录取;杭州第一个五星级宾馆开业的时候,我想应聘服务员,自己也没有被录取;24个人一起应聘杭州肯德基,有23个人被录取,自己还是没有被录取。”——马云称时代造就了他的成功。
* * * * * * * * *
“第一个是苇岸。……第二个是王小波。……第三个是史铁生。……死亡的镰刀收割了他们,天国丰收了,但我们的损失呢?”——余毛毛《我最爱的那些人去了》
* * * * * * * * *
“……地震后的这几天,微博上总是有人说,和自己的那个人已经约好了,如果遇上灾难,就在哪里哪里等。有人约在共同工作的报社楼下,有人约在新光天地前那家星巴克,还有人说,我就在未名湖那条翻尾鱼的旁边等你,不见不散。但是我要跟我身边的人说,我不打算在任何地方等你,因为我们不要分散。”——阿花《不那么倾城之恋》
* * * * * * * * *
“GDP并没有考虑到我们孩子的健康,他们的教育质量,或者他们的快乐。它也没有包括我们的诗歌之美,或者婚姻的稳定;没有包括我们关于公共问题争论的智慧,或者我们公务员的廉洁。它既没有衡量我们的勇气、智慧、也没有衡量对祖国的热爱。简言之,它衡量一切,但并不包括使我们的生活有意义的东西!”——N.格里高利·曼昆 (N. Gregory Mankiw)《经济学原理》
* * * * * * * * *
《蒋经国的转身》之《最后的华丽转身》
——坐在轮椅上的蒋经国开口就说:“时代在变,环境在变,潮流也在变,过去的国民党太骄傲、太自负了,现在起,不能再跟从前一样。”这位台湾领导人以其智慧和觉悟,在关键时刻做出了天命般的选择。
这时的蒋经国已是重病缠身。也许是预感时日无多,他决定在天年允许的短短时间内,加速完成改革。时任蒋经国秘书的马英九后来告诉陶涵,当时,蒋经国所要执行的改革计划主要包括三部分,改革“国会”、结束资深民意代表长期不改选现象;允许反对党合法化;解除戒严。
1986年9月,一百多名反对派人士在圆山饭店集会,成立“民主进步党”。听到这一消息,蒋经国只是点点头。在核心层的会议上,坐在轮椅上的蒋经国开口就说:“时代在变,环境在变,潮流也在变,过去的国民党太骄傲、太自负了,现在起,不能再跟从前一样。”
蒋经国不打算对民进党采取行动,引起党内传统势力的激烈反弹,甚至有人写下血书,要求政府逮捕“叛乱分子”。对此,蒋经国对追随他多年的蒋彦士说:“使用权力容易,难就难在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
1987年8月23日,“立法院”通过新的“国家安全法”,在台湾实施了38年的戒严令宣告取消;1988年1月1日,党禁报禁解除;1月12日,国会改革专案小组通过草案,本土力量参与台湾政治的时代由此开启。
逝世前半个月,蒋经国不顾劝阻,参加了“行宪纪念大会”。他坐着轮椅被推上台,台下一片喝彩欢迎声中,反对派人士高举“老贼下台”的布条,持续高喊抗议口号——台湾政治第一次如此宽容。直到回家的路上,蒋经国依然面带微笑。
* * * * * * * * *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家國天下 My Disappearing Homeland分类目录,贴了,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四有新人”的今天

  1. Jonathan说道:

    蒋学过马列、资本,却最终皈依国民,最后是活得明白了——权利还是留给人民的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