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世界

夏日雨后的北京,26度,很凉快。中午,我和同事说:这个天气很适合郊游。他挠头:浇油?交友?我大声说:郊区的郊,旅游的游!他马上表示理解:啊,是了——要旅游,找途牛!
午后路过隔壁的购物中心,远远走来四位一身黑色披挂——包括超短裤、低胸上衣、黑墨镜、黑色贝雷帽——的时尚女郎。同事吹个口哨:“身材不错。这几个妞儿干嘛的?”突然,不知哪儿还埋伏着四个,八个人把我们围在中间,拿着凌仕(LYNX)喷剂:“和我们拍张照吧!”我摇手走开,却见一位被女色冲昏了头的过路仁兄,被掀起上衣,喷了肚皮——拍照原来是拍肚皮——只是为了和头儿交待工作完成情况时,有个证据……
终于开始上晚班,早上不用5点起。没了后顾之忧,这才知道,哇,原来夜生活很丰富的。于是放弃地铁,选择路面交通,打算看看晚上的花花世界。
路过簋街,上来一群清一色粉红工装的服务生。原本空气清新的车里,立马一股炭烧火锅的味道。唉,刚才还饥肠辘辘的我一下子食欲全无。大碗喝酒,大块儿吃肉——这不是我的世界。
回到家,饭后百步,溜达到华宇。看着动辄上千的短裤和背心,哈哈——这也不是我的世界……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家國天下 My Disappearing Homeland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