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电影院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没有百年身。
不经意间,我失足踢翻了一只年纪比我还大的水瓶。它重重的栽倒在地。惊惶间,我把它扶起,却见水流遍地。我知道,它已粉身碎骨。
很自责。很难受。随手放的,它本不该出现在那个地方。
总是在失去以后,才想再拥有,如果时光能够再倒流。
在桌上的那个角落,每天,它默默的,看着屋里的人进进出出,被一只渐渐长大的手提起、放下——它见证了这个家里太多的故事,太多的喜怒哀乐。
身边很多不起眼的物件,却实在是不会说话的老朋友,沾满了这个家的气息。
我就这样结束了它的生命。
对不起,原谅我,愿你安息。
“死亡也是这里的常客,人们来到这里,又安静离去。你可以感觉到有人离开了,那时房子里总是寂静无声。这是个值得在此成长的美好的地方。在这个地方,人们抛开了所有生命中的矛盾,而去讨论当天的天气、洗澡水的温度、一天行将结束时的阳光。对于一个去世了的人的房间,另外一个人便会重新填补上来。”
《天堂电影院》(Cinema Paradiso)
艾费多骑着车,年幼的多多坐在车的前梁上。
多多:现在我长大了,要上五年级了,就算不能进放映室,但至少能和你做朋友吧?
艾费多:“以外表选朋友,以智慧选敌人”——你太聪明,不能当朋友。我经常告诉我的孩子们,交友要谨慎。
多多:你又没有小孩。
艾费多:(一时语塞后,突然誊出一只手,从后面扇了一下多多的脑壳)等我有了,我就会说呀!
放映室里,年轻的多多在放自己拍的短片,边放边解说。突然,屏幕上出现多多暗恋的女孩。多多不说话,失明的艾费多猜到了他的心思。
艾费多:我知道那种感觉,蓝眼睛的女人最难追。不管你怎么做,都没有用,都成不了朋友。越是煎熬,越刻骨铭心,爱了就要受苦,明知没有结果。
多多:你说的这番话好美,也好悲伤。
海边,艾费多与刚刚服兵役归来的多多聊天。
艾费多:人人都有所追寻。离开这里,这里被诅咒了。每天待在这里,会把这里当成全世界,会相信事情一成不变。离开之后,过个几年再回来时,一切都会变,你会断了牵挂,不再追寻,不再拥有。你得离开一阵子,去闯一闯,再回到亲友身边,回到这片故土。但是现在不行。你比我还盲目。
多多:是谁讲的?贾利·古柏?詹姆斯·史都华?亨利·方达?
艾费多:不,多多。这次不是电影对白,这是我的心里话。人生与电影不同,人生……要辛苦多了。
艾费多:离开这里,去罗马。你还年轻,世界是你的。我已经老了。我不想再听你讲,我要听别人来讲你。不准回来,不准想到我们,不准回头,不准写信。想家时要熬住,忘了我们。要是你失败逃回来,不要来见我,我不会让你见我。懂吗?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宇宙的襌 Universal Zen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