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虎一席谈

《一虎一席谈》,有话大家谈。《一虎一席谈》,争论更加精彩。
每周六晚八点,我都会准时坐在电视机前。今天也不例外。
之所以喜欢这个节目,是因为一虎兄的努力,为身在大陆的我们提供了一个观摩和参加公共事务争论的平台,一个长期对话机制。这正是当代社会治理的需要,也是公民社会形成过程中,所要经历的必然阶段的缩影。
对当下社会热点问题的争论,几乎每一次,正反双方的论点都是针尖对麦芒。每次的争论,并非要告诉人们一个确定的答案——你对了,或者你错了(事实上,同样的争论一直在继续)——而是让各方提出自己的观点,让这些观点在交流和对话中释放、碰撞、摩擦、传播开来,给更多的人们一个理智思考的空间。争论,让双方在力争驳倒对方的同时,也体会到新东西,从而进一步完善自己的论点,并以解决实际问题为目标,寻找共同点,尝试达成共识。真理越辩越明,只有这样,才能一步步稳扎稳打,推动社会的进步和变革。
我想,这里有几层积极的意义。
其一,“我完全不赞同你所说的,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用中国古老的哲学来说,就是“君子和而不同”。你可以认为对方的话一无是处,毫不可取,但你不能不让他说话,不让他表达。平等、自由的表达——这是沟通和对话中,最基本的要求。
其二,如果能做到上面这一点,你愿意坐下来洗耳恭听对方的话,你就开始从不同的视角中,了解到新的思维、体会到新的东西——那里面一定有我们之前不熟悉、不知道的。如果没有被驳倒,这些新元素一定会丰富我们的思维,完善我们的观点。
其三,争论的目的,绝不是人身攻击,而在于解决社会问题。若各方以谦虚务实的态度,求同存异,则争论定会演化为顺畅、理性的沟通,这就为寻求共识打下了基础。有了共识,就有了共同推进的合力。林肯说过,少了一个敌人,我也就多了一个朋友。
其四,作为争论的旁观者,有时你会惊讶的发现,双方学者明显在一些背景事实上达成了某种共识。而这些背景事实,居然与媒体喉舌所引导、所希望形成的社会舆论大相径庭。只不过,在正方主动提出论据的时候,反方没有回应反驳,而是默认。这是一个很值得观察和思考的地方。
其五,尽管在大环境下,毫无疑问,民心所向乃“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但在一些具体问题上,由于民众缺乏必要的专业知识,如果普遍民意——而不是知识分子出于良知而作出的客观、专业的结论——成为威权出于“维稳”的首要考量的话,在这些问题上,就容易出现“多数人的暴政”——尽管真理并不一定总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上。
大学参加法学辅修时,民法学老师和我们讲,他参与了《物权法》起草,参加过不少研讨会。和那些海归、国产的一等一的法学家在一起研讨和论证时,各方学者“吵个不停,站起来拍桌子,争的脸红脖子粗,互相不服不让,可有意思了”。说这话时,他神采飞扬,显然很享受开会当时的过程,而我们觉得不可思议:温文尔雅的知识分子教授,也会如此不堪,争口舌之快?老师说,至少在法学界是这样,经济学界我不知道,但文科领域大概都应是如此。
今天,我们适应了唾沫四溅的争论,这些似乎已是家常便饭。
更何况,我们也要感谢电视台经常从海外带来的一些会议上无数挥拳相向的画面。这些使我们知道,哦,原来开会不必一团和气,除了“团结、成功、胜利的大会”,居然也可以这样。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博主薦讀 Blogger's Picks, 家國天下 My Disappearing Homeland分类目录,贴了,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一虎一席谈

  1. lisa说道:

    智者总会带给我们思想的启迪。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