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的印迹

阳台上,看着已经洗净晾干的衣服,我洋洋得意。取下那件墨绿色的户外装,直接上身,准备出门。
阳光下,我却失望的发现,那块8公分直径的印迹,洗后虽然变淡,竟已扩散成一片方圆15公分的巨大区域……
……
一周前。
在公司的盥洗室,我洗了把脸。对着镜子,我忽然发现,墨绿色上衣的胸口位置,居然有黑黑的一大片。
看上去明显是水迹。怪了,不记得刚才洗脸水溅到衣服上啊?我下意识的摸了一下——是干的。猛然间……
“坏了!”我摸进左侧的上衣兜,取出一块巧克力——它在那里静静的待了两天,36度的体温,已让它稀烂如泥。尽染我衣服的,是隔着包装挥发出的油脂气体。
……
再往前两天。
一位新同事来公司报到。她拿着一大盒进口点心穿梭在我们中间:“来,一人一块儿。”走到我身边,我的手从键盘上移下来,挑走那唯一一块带包装纸的巧克力。我忙到忘了吃,下班时顺手揣在兜里。
……
于是,今天已经准备出门的我,执着的找到另一种试剂,又把衣服摁回盆里。
巧克力留下的印迹,恰好在我的左胸口,和我的心贴在一起——但这一点也不浪漫——它似乎在遮挡着我的心,让我见不到阳光,嗅闻不到外面的空气。经过一次努力的洗涤,这片印迹似乎在消退,我似乎终于可以透口气,却发现这片印迹,已扩散到整件外衣。
生命中的一些人、一些事、一些感觉,似乎已随逝去的时光而被我们忘记,又或者是我们在努力遗忘,不愿回忆。
但就像这块挥发了的巧克力,留在衣服上的印迹或可被无限稀释,却已然成为我们生命中的一部分——既然在你的人生中,出现过一些你曾十分在乎的人和事,他们留下的烙印,就永远无法被彻底洗去。
想起阿甘的一句话:“妈妈经常和我说,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Mama always said 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宇宙的襌 Universal Zen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