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风吹不动,一屁过江来”

过去三个月,新的事业给了我更多大块的业余时间——这可是破天荒。外加人逢喜事精神爽,我用掉其中不少来更新几乎长草的博客,回忆和记录生活,却好久没有静下心来读书。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不读书,不自省,不静心,往往感到空虚,心浮气躁——反映到做事、写东西,就是不精细、毛毛草草,没有进步和提高。
“真理只是一颗纯洁的明珠,它虽然晶莹透亮,却仿佛比不上那些五颜六色的玻璃片。”——时而清醒并痛苦着,时而糊涂并快乐着——在我快要失去自我认知的时候,培根的这句话一直很受用,让我清醒,并快乐着。
读书,读好书,也有同样疗效。
还是修行不到家,定力不够。
想起一个典故。
宋朝苏东坡居士在江北瓜州地方任职,和江南金山寺只一江之隔,他和金山寺的住持佛印禅师,经常谈禅论道。一日,自觉修持有得,撰诗一首,派遣书僮过江,送给佛印禅师印证,诗云:
稽首天中天,
毫光照大千。
八风吹不动,
端坐紫金莲。
(注:八风是指吾人生活上所遇到的“称、讥、毁、誉、利、衰、苦、乐”等八种境界,能影响人之情绪,故形容为风。)
禅师从书僮手中接看之后,拿笔批了两个字,就叫书僮带回去。苏东坡以为禅师一定会赞赏自己修行参禅的境界,急忙打开禅师之批示,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放屁”两个字,不禁无名火起,于是乘船过江找禅师理论。
船快到金山寺时,佛印禅师早站在江边等待苏东坡,苏东坡一见禅师就气呼呼的说:“禅师!我们是至交道友,我的诗,我的修行,你不赞赏也就罢了,怎可骂人呢?”
禅师若无其事的说:“骂你什么呀?”
苏东坡把诗上批的“放屁”两字拿给禅师看。
禅师呵呵大笑说:“哦!你不是说‘八风吹不动’吗?怎么‘一屁就打过江’了呢?”
苏东坡惭愧不已。
后人把这段趣事戏称为:“八风吹不动,一屁过江来。”
修行,不是口上说的,行到才是功夫。
苏东坡所说的“至交道友”,用爱因斯坦的话来诠释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莫过于有几个头脑和心地都很正直的严正的朋友。”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宇宙的襌 Universal Zen分类目录,贴了, ,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