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镕基答记者问》

一位面对媒体泰然自若、风度翩翩的总理;一位亲笔写下“清正廉明”、“不做假账”的总理;一位被历史的车轮推向改革的风口浪尖,备受争议的总理……一些人对他尊敬、爱戴;一些人对他批评、攻击——作为政治家,他一笑而过,这些都稀松平常,不足为奇。无论谁是谁非,他在任期内,为当代中国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他,就是朱镕基
2009年年底出版发行的《朱镕基答记者问》
最近日本的地震与核危机,似乎使中日关系在2010年的钓鱼岛事件后,因国际人道主义和民间自发交流而显回暖,部分日本右翼媒体也鲜见的对中国表示感谢。
今天读这本书,来到第159页,恰恰是朱总理在10多年前接受日本学者和媒体人采访时所做的回答。这里仅以此为例,我们不妨看看,一位中国的总理,如何回答外国媒体的提问,如何以一位大国外交家的风度,开放而建设性的讨论双边关系问题。
接受日本经济学家宫崎勇和日本广播协会(NHK)主持人国谷裕子采访
(2000年9月21日)
宫崎勇:今天你能拨冗接受采访,我们感到非常高兴和荣幸。你即将对日本的访问,将加深日中友好并为亚洲的和平作出很大贡献。日本国民都期待并欢迎你的来访。NHK希望通过对阁下的采访,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迎接阁下的到来。你爽快地答应接受采访,我们感到惶恐。我冒昧地向你提三个技术性的请求:第一,由于这个采访将向日本全国播出,希望你每次讲话尽量短一些;第二,本来我应该称你“朱镕基阁下”,但由于日本全体国民都将收看这个节目,为使这个节目显得不是那么生硬,请允许我称呼你“朱镕基总理”;第三,我们对你的采访是想表达普通日本国民对你来访的欢迎之心,所以我们将尽量避免提一些你来日本后会在官方场合谈论的话题,同时尽量避免提一些令你不愉快的或者不礼貌的问题,但万一在我们交谈过程中无意间出现了这些问题,请你原谅。
朱镕基:我保证按你的三点要求去做。我可以保证,我回答问题比你刚才提问题的时间要短。我也绝对不会怪你们不讲礼貌,因为你是我的老朋友。这位女士呢,非常漂亮。我相信你们都很有礼貌。好,请你讲吧。
宫崎勇:朱镕基先生在80年代曾经三次访日。90年代,你曾经作为副总理访问过一次日本。但是,每一次访问时间都很短,话题也仅限于经济领域。这次是你就任总理后的首次访日,而且时近21世纪,访问的时机非常好。同时,你将作为日本政府的贵宾在日本停留较长时间,所以我们都期待你的来访。现在,你是什么样的心情?
朱镕基:我很高兴接受森喜朗首相的邀请,使我有机会访问日本,并和他进行会谈,也使我有机会去看望日本人民和我在日本的许多好朋友。我渴望和他们见面。当然,我也很高兴能够看看日本人民在经济建设上的成就,并且看看我们能够借鉴到哪一些东西。在当前中日两国和两国人民友好合作关系总的趋势非常好的基础上,双方存在着一些误会或者在一些敏感问题上存在着一些意见,我希望我这一次能够当面向日本人民和日本朋友们做一些解释的工作,即所谓增信释疑的工作,以加深我们的相互了解和相互信任。所以,我这一次访问日本的任务比过去几次都要重,因此我比过去紧张得多。
国谷裕子:总理即将到访的日本正在积极进行改革。听说朱总理是中国的改革旗手,很好地推动着中国的改革。在你就任总理以来的两年半时间里,你感到改革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朱镕基:我绝对不敢称自己是改革的旗手。这个旗手应该是邓小平先生,他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我在经济改革中所做的工作,是在以江泽民主席为核心的中央领导集体的领导下做一些具体的工作。当然,开创经济改革新局面这个工作是很难的,我做的一些具体工作还是比较轻松一点的。尽管我碰到了很多困难,但是在中央领导集体的领导下,在全国人民的支持下,总的来讲,改革的进行还是比较顺利的。
宫崎勇:在日本,人们经常说总理大臣是孤独的。朱镕基先生,你在做工作时是否有时感到只有自己在辛苦地工作,也感到痛苦或孤独?
朱镕基:我一点也不感到孤独,找我的人太多了。每天要看无数的人民来信,每天有无数的人打电话要来见我,我不能全看,也不能都见。我一年所批出去的文件包括人民来信接近一万件。差不多每天都有人,在我的办公室等着我一个一个地见他们。所以,我只有在我8小时睡眠的时候才感到是真正的孤独。
宫崎勇:总理在1998年3月就任总理后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中国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做三件事,就是“一个确保”、“三个到位”、“五项改革”。我们看了各种统计资料,认为这三件事都进行得比较顺利。我们经济学家总是多个心眼,有时觉得“能搞得那么好啊,真是那样的吗”?你认为今后的改革中会遇到哪些困难?
朱镕基:当然困难很多。本届政府一成立就遇上了亚洲金融危机,这是我们从来没有想到的,中国的经济发展因此经历了挫折,但是确实很快就得到了恢复。现在我的任期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半多了,我可以说,本届政府原来所提出的目标,已经可以保证在本届政府任期内完成,或者说现在就已经基本上完成了。我提出的目标看起来很高,但实际上我们都加了限制词,比方说国有企业,我是说在3年的时间里,使大多数国有大中型亏损企业能够转亏为盈,或者说摆脱困境。这个任务,今年年底3年到期,保证一定能够完成,而且有些行业像纺织行业和一些基础设施的行业,现在基本上都已经做到了。我并没有说使国有企业从根本上改变它的机制,实现公有制的多种形式,或者说把国有企业股份化,以及建立国有企业的现代企业制度。这些都是不可能在3年的时间内完成的,而是需要更长的时间。但是应该说,在这方面我们也取得了不小的进展。
国谷裕子:朱总理,如果改革开放的设计师、你刚才称之为改革旗手的已故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先生在此,你觉得他会称赞你吗?
朱镕基:按照他的性格,也许会批评我,认为我做得不够。
国谷裕子:是吗?批评你做得还不够?
朱镕基:Yes(是的)。
国谷裕子:那是指改革的速度吗?还是指人们意识的转变还不够?
朱镕基:我想,你对于邓小平先生的思想了解得很深刻。他要批评我的就是你刚才讲的那两个方面。
国谷裕子:是吗?是吗?
朱镕基:他总是希望搞得快一点。
国谷裕子:不过我想,推进改革会给许多人带来很多痛苦。很多人会失掉原有的地位,断了财源;还有很多人甚至失去了对未来的希望。你是否担心这些人增加不满情绪,增加对现在体制的不满或者不愿意改革的情绪?
朱镕基:当然,改革是一场人们在思想上、组织上和社会生活方面的极大的变革,所以不能不产生矛盾,也不可能不遇到阻力,有时候也会引起一些并不很了解前景的人的一些不满。比方说,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影响最大的时候,中国曾经有1000万国有企业职工下岗或者说失业。这当然引起了社会不稳定,一直到现在,这些下岗职工也不可能完全都能就业,这仍然是我们的一个问题。又比方说,由于我们采取的农业政策的成功,中国人解决了吃饭的问题,粮食不是不够,而是超过了需求。在供过于求的情况下,粮食价格不断下降,农民收入减少,引起了农民的不满。我们现在解决这个问题也有一定的困难。我们希望日本人民帮助我们一下,多吃一点中国的大米和多进口一点中国的玉米,帮助我们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好不好?所有这些问题,我们在江泽民主席的领导下,一个一个地解决了;还没有解决的问题,我相信也一定能够解决。
宫崎勇:我提一个我想到的日本的问题。日本经受了很长时间的不景气,最近终于步入了复苏的轨道。今后日本必须进行各种真正的改革,与中国一样,要进行金融系统的改革、结构改革、财政改革等等。刚才朱镕基先生讲的经验,请你一定告诉给日本政府和经济界,鼓励一下日本。
朱镕基:我们很高兴地看到,日本经济今年已经走上了一条强劲复苏的道路,很有希望。其实,中国很多改革的做法,比方说积极的财政政策,是从日本的政策受到启发的。所以我想,与其说我去向你们介绍经验,不如说我去向你们学习经验。
国谷裕子:你刚才说必须进一步加快改革,预计中国在今年或者明年早些时候实现加入WTO,你认为这会加快中国的改革吗?加入WTO会给中国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朱镕基:我们从来认为参加WTO有利也有弊,但是经过我们自己的努力,可能使利大于弊。参加WTO以后,有利于中国增加出口或者促进中国的经济改革,有这个有利的一面;可是由于中国的国有企业还不能够完全适应国际竞争的环境,也可能有一些会倒闭,甚至造成我们经济上一定的困难。我们要努力克服这些困难,但是再困难也不会像有些人讲的那样:“中国一参加WTO,国有企业都会破产。”大概还不至于吧。
宫崎勇:日本的贸易自由化开始于60年代,随后开始了资本的自由化。那时和现在的中国一样,有争论,认为实行贸易自由化会使日本的农业破产,或者使日本的中小企业全部倒闭。现在回过头看,虽然我们当时遇到了各种困难,但最终使市场扩大到了世界范围,得到了很多好处。所以,日本在世界上最先支持中国加入WTO。不过不能否认,中国加入WTO,扩大贸易范围后,日本经济也会受到一些负面影响。我们认为,虽然中国加入WTO对日中两国都各有利弊,但总的看,还是有很大的好处。所以,我们期待中国尽快加入WTO,以迎接新世纪。
朱镕基:我完全同意宫崎勇先生的意见。中国加入WTO以后,对中国来说,是正面的影响大于负面的影响。对日本来说,也应该是正面的影响大于负面的影响。让我们共同努力。
宫崎勇:我换一个话题,请问总理如何看21世纪?20世纪就要结束了,在20世纪,由于产业革命,人们的物质生活丰富了,但各国的经济政策反而变得以本国为本位,或者走上了保护主义的道路,调整汇率搞倾销,搞殖民主义,最后导致了不幸的战争。21世纪必须避免这种事态。21世纪的中国,将加入WTO,进一步推进国家的统一,在国内将开发中西部地区。请问你如何看21世纪中国的态势及其对日中关系的影响?
朱镕基:我想,无论是对中国也好,对日本也好,或者对世界也好,21世纪将会比20世纪更好,因为人类更加聪明了。
国谷裕子:关于日本与中国的关系,开始时朱总理讲了,两国关系基本上是良好的,不过目前也有一些龃龉。其一是中国的调查船或者是中国的舰艇在日本近海出现,中国的军费最近12年一直保持两位数的增长,日本人对中国的不信任感在扩大,也有人感到中国是威胁。对日本国民的心情,担忧的心情,该作如何回答呢?
朱镕基:中日两国的关系总的说来,是在《中日联合声明》、《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中日联合宣言》的基础上向前发展,总的趋势是好的。特别是1998年江泽民主席访问日本以后,取得了建立中日两国致力于和平与发展的友好合作伙伴关系这样一个基调。在这个基础上,我认为两国关系的发展是很好的。当然刚才也讲到,中日之间存在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往往是由于双方互相没有完全了解,产生了一些误会,对一些敏感问题的感受不完全一样。比方说,你刚才提到的军舰问题或者海洋调查船问题,中国的高层领导并不了解。这完全是一种日常的业务活动,对日本人民毫无敌意,而且也不违反国际法。但是如果日本人民对此反应比较强烈,我们可以不要进行那么多活动,一定要进行活动的时候,事先相互通报一下,这不就可以避免误会、增加信任了嘛!日本方面有些举动也引起了中国人民感情上强烈的反应。比方说参拜靖国神社,你们也许认为这不违反宪法,但是靖国神社里面供奉着甲级战犯,这是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又比如说你们的教科书,最近据外电报道,里面都淡化了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和中日战争的许多史实。当然这是你们自己的内政,但是我们觉得还是应该以史为鉴,面向未来。
国谷裕子:这次你来日本,有什么话要向日本国民说?
朱镕基:我这一次去,主要是想做一些中日两国之间增信释疑的工作。至少我不希望再增加误会,我希望有助于中日两国和两国人民相互了解、相互信任,从而达到中日两国世世代代友好下去的目的。当然,我是搞经济的,我也希望借此机会,能够推动中日两国之间经济贸易各个领域友好合作关系的进一步发展。我想,这是有利于我们地区的和平与合作,也有利于国际和平与合作的。
宫崎勇:就要到时间了,我想换一个话题。对不起,这是关于你个人的一个问题,不知你能否回答?朱镕基先生的政治活动的能量从哪里来?你有没有可靠的保持健康的方法?
朱镕基:你的年纪比我大5岁,但是你看起来比我年轻得多。我应该向你请教健身法,而不是你来向我请教健身法。希望到你这个年龄的时候,我能够像你就很好了,可惜恐怕做不到,没有你这么好。
宫崎勇:对不起,总理的生日是10月23日,我是28日,不讲年份,还是我比你年轻。我所尊敬的联邦德国前总理施密特先生抽烟很凶,还喝咖啡,我担心他的身体。听施密特讲,他的主治医生无奈地对他说,你要保持健康就请抽烟吧,喝咖啡吧,工作吧!我对朱总理献身于工作深受感动,但是你的身体不只是你自己的,而是全体中国人民的,请你多加保重!
朱镕基:谢谢,谢谢你非常诚恳的谈话。
国谷裕子:听说朱总理自幼失去了双亲,在1958年到1978年,即30岁到40岁期间被剥夺党籍,经历了非常坎坷的人生,过了50岁才顺利,直到今天。你是如何克服那种困难的?在你人生经验的基础上,现在你以什么样的信念带领中国前进?最后,你还有两年半的任期,作为总理,你准备留给人们何种记忆?
朱镕基:我的经历非常平常,不值得一谈。是的,我经过差不多20年的挫折。但是我想,这种挫折对我也许是必要的。如果没有这种磨炼,我也许今天不可能当总理。我只有一点,就是从小以来不管受到什么磨炼,特别是我参加共产党以后,我始终没有动摇自己的信念,一直在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今后还要继续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最后,我请你们转达我对森喜朗首相、我在日本的朋友和日本人民的亲切问候,我渴望跟他们在不久的将来在日本见面。我也希望你们统计一下刚才讲话的时间,是你们两位讲得长还是我讲得长。如果我讲得长,你们放映的时候可以把我的话删掉一点,不能超过你们提问的时间。
宫崎勇:我们不会这样做,我们就想你讲得长一点。不过整个采访时间略长,我们想修正一下。我们同中方商量后再编辑一下。
朱镕基:请你大胆地删,删得使日本人民能够更好地接受。
国谷裕子:对总理有一个请求:如果你有座右铭的话,能否请你写一下,我们准备向日本国民做介绍。我们准备了笔和板。
(朱镕基书写“清正廉明”——编者注)
国谷裕子:谢谢。这是你的座右铭?
朱镕基:对,我总是以这个标准来要求自己,但是我还做得不够。
国谷裕子:我们将把它介绍给日本国民。
宫崎勇:谢谢朱总理。(完)
更多链接:
试谈朱镕基的为政
《朱镕基答记者问》中国热销
《朱镕基答记者问》网上阅读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家國天下 My Disappearing Homeland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