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谷歌搜索,关于国际化

近日,《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就一篇题为“谷歌在华业务不断瘦身”的文章,发起一次网络投票:“你现在是否经常使用谷歌搜索引擎?”结果显示,有约70%的投票者表示“经常”,20%表示“不经常”,还有10%的人表示“从来不用”。
几年前,自从成为一名从事信息服务的国企上班族,由于工作所需,谷歌成了我最爱用的搜索引擎。在我做英文翻译的时候,谷歌搜索(注:不是谷歌本身自带的翻译功能模块),是对各种词霸和网络词库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补充资源。
这不仅仅是我的感受。在翻译界,很多(我不敢说“所有”,不过恐怕是“几乎所有”)专职翻译都通过一些经验上的检索技巧,使用谷歌搜索来查词。谷歌是很多英文专业人士最得心应手的工具。国内绝大多数开发翻译软件的公司,也将谷歌的翻译功能,嵌入了他们的软件。
举例来说,我们来查“陶氏化学(张家港)有限公司”的英文名称。我会在搜索引擎的搜索框中输入“陶氏化学 张家港 zhangjiagang”。在谷歌和百度,我得到了不同的结果。很明显,在这件事上,谷歌比百度更好的理解了我的意图。至少,我想要的结果出现在了谷歌搜索结果的第一页,同样的事情,却没有出现在百度
命中数:
谷歌:13900
百度:1850
雅虎:126
必应:118
也许,我再往下多点几页,百度也会将结果呈现,可是,这无疑降低了效率。如果仅仅是偶尔查查倒也无妨,但试想,我们要做的数据库包含了数十万条公司记录,假如每次都要多点几页,要多花多少工夫?这样的效率,我们又怎能帮助中国实现每年接近两位数的GDP增长?!
查询公司名称的这种情况下,往往有且只有一个答案是正确的。在其它很多时候,一词多义的情况不胜枚举。同一个词(无论是中文还是英文或是其它什么语言),在不同的行业可能意思完全不一样,译法也就完全不同。有经验的翻译,可以通过检索结果显示的命中数量,来确定哪些专有用词可能更准确,更易于文献受众的理解和接受——绝大多数情况是这样,但有些时候命中多的,不一定是准确的,甚至也不一定是正确的。
英文网页的检索,百度与谷歌比起来差距很明显。我要查一家不大的公司,CEL International。谷歌很合我意的把CEL International公司网站的链接显示在搜索结果首页的第一条——这是很正常的结果——我可以直接点击进入。但同样的链接,却出现在百度首页的最后
命中数:
谷歌(模糊搜索):1720000000
雅虎(模糊搜索):83300000
必应(模糊搜索):3030000
百度(模糊搜索):342000
谷歌(精确搜索):45400
百度(精确搜索):1650
总之,在工作中偏爱用谷歌,这不是“身土不二”的问题,不存在“爱不爱国”的问题,也不涉及“外来的和尚会念经”或“国外的月亮比国内圆”这种先入为主的崇洋媚外的偏见。拜托,这只是一个纯粹的技术上的问题。
我也支持民族产业,我曾经只买乐凯胶片,直到有一次冲印出的一整卷相片都严重偏色(不是曝光问题),让我眼看着一段时间内的努力都付诸东流。打那次起,我开始只买柯达和富士。我不好说那次到底是胶片的问题,还是冲印的失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相片被毁了。这不是崇洋媚外,而是消费者的实用主义。如果国货自强自立,哪怕产品的性能“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为支持国货,我也当“崇华媚内”。可是,你的产品、你的配套、你的服务,要实实在在让国人信得过——这难道过分、不合理吗?
有人说,百度是局域网,而谷歌才是真正的互联网;有人说,百度一下,你就知道,谷歌一下,你知道的太多了…
李开复曾经说:搜索引擎不但是社会公器,而且应比传统媒体更客观,因为传统媒体总是要人去编辑的,不可能排除所有主观因素。我认为搜索引擎应该是100%的客观……除了非法信息,不应做任何人为干预。一旦你开始人为干预,你就走上了不归路。
怕什么呢?只有包容不同的声音,像凤凰卫视的《一虎一席谈》一样,为各种声音提供一个碰撞和交流的空间,形成一套常规的沟通机制,让大家在充分的发声中“和而不同”、共同讨论,达成共识,才能促进社会进步,社会和谐。伏尔泰说得好:“我不同意你所说的,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I disapprove of what you say, but I w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
谷歌在华业务不断瘦身。为什么,你懂的。
中国要“国际化”,中国的企业要国际化,那就要和国外交流、做生意。使用真正的搜索引擎,我们可以迅速找到海外企业、海外商机、全球文献、全球信息。
国有企业中,做研发做工程的需要谷歌,做外贸做生意的需要谷歌,提供信息和咨询的需要谷歌,乃至央企的国际部、规划部、企划部都直接或间接的需要谷歌。信息都不能正常流通,无异于坐井观天、闭门造车,那还谈什么“国际化”呢?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博主薦讀 Blogger's Picks, 家國天下 My Disappearing Homeland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关于谷歌搜索,关于国际化

  1. BONITA说道:

    写的很不错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