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規劃,你找到自己的方向了嗎

職業規劃,你找到自己的方向了嗎?如果你打算換工作,你要做哪些準備呢?如果你的目標很明確,你又要做哪些功課呢?你有想過辭去工作,做自由職業者嗎?帶著這些問題,請看宇宙的襌對新近剛剛換了工作的小Z(音zei,一聲)所做的獨家專訪。
宇宙的襌:首先祝賀你開始新的職業生涯!
小Z:謝謝!
宇宙的襌:這身行頭不錯!你的精神看上去也不錯。
小Z:換了地方,當然要打扮一下,“改頭換面”嘛(笑)。
宇宙的襌:這個詞不是這麼用的(笑)。
小Z:這幾天我在休假,週末提前過了。事實上,我覺得我的這個年還沒有過完呢。預報說週末還要下雪,所以我仍然覺得年味兒十足。
宇宙的襌:好了好了,言規正傳,開始我們的第一個問題。你是出於何種考慮,辭去了已從事了近5年的工作的呢?也許還是請你先講講之前的工作吧。
小Z:當時是通過學校的推薦。離開學校後,我在這家公司開始了職業生涯,做了近5年。這是一家諮詢公司,業務包括出版、網路、諮詢、會展、廣告等等。由於業務的交叉,我的職位需要我同時擔當銷售、編輯、翻譯、諮詢的職責。
宇宙的襌:看起來這是一份很有挑戰性的工作。可是,如此之多的責任,會不會分散你的注意力和精力呢?
小Z:當然,這確實是個大問題。比如,銷售和編輯所需要的工作狀態完全不同,一動一靜,有時你確實無法很快完成角色的轉換——當你正在全神貫注做翻譯和編輯的時候,突然一個諮詢客戶的電話從國外打過來,也許你就蒙了。這也是我為什麼經常上火長包的原因(笑)。不過,我還是堅持下來了,也確實因此有機會得到鍛煉,接觸了更多,學到了更多。
宇宙的襌:我知道你在公司做的很好,主管也很信任你,為什麼選擇離開呢?
小Z:在工作的前兩年,我完全沒有這個想法。剛剛離開學校,進入職場,那是海綿式的學習和吸收的階段。現在我仍然相信,這兩年對我的整個職業生涯發展非常重要,特別是英語和那股認真的勁頭,確實為我之後的發展打下了基礎。進入第三年,我的第一份合同將要到期,那時,我開始意識到一些問題,開始很迫切的問自己,你到底想做什麼?你到底想要什麼樣的生活?
宇宙的襌:這兩個問題,當時你有答案嗎?
小Z:實話說,還沒有。但儘管如此,朦朧中我還是能隱隱感覺到,我的未來不在這裏,我想要的生活,這裏不能給我。
宇宙的襌:那麼,你開始有所行動了嗎?
小Z:是的。首先,一些客戶在和我聊天時,曾經對我表示過興趣,但由於工作地點或學歷要求的限制,我知道那並不容易。所以,我開始主動尋找新的工作機會。在合同即將到期的前一個月,我得到了一次來之不易的面試機會。
宇宙的襌:說說看。
小Z:那是一家外資出版社,全球知名的科技期刊出版公司。公司的位置交通很方便。職位是Publications Coordinator。當時我很渴望加入,而且我也清楚,自己的出版經驗,與這裏的職位要求非常相近。但機會得之于易,也失之于易。這是我離開學校後第一次參加正式的面試,由於完全沒有做準備功課,在面試時,我犯了一些致命錯誤。
宇宙的襌:致命錯誤?
小Z:比如,由於沒有做足準備,沒有瞭解在面試時會經常被問到的問題,我在很多時候顯得有些囧。舉例說,“說了這麼多的優點,你覺得自己的缺點是什麼?”“銷售和編輯,你覺得自己更適合做哪個?”“在和朋友郊遊的時候,你是振臂一呼的那個組織者嗎?”“你的職業規劃目標是什麼?”其實都是簡單的問題,只要稍有經驗,或做過準備,都可迎刃而解,可是這次我沒有。更糟的是,面試官示意由我來提問時,我主動提出了年假的問題——事後想起來,很顯然,這給我扣了不少印象分。其實,在各大招聘網站上,都有面試技巧方面的文章,稍微看一看,這些失誤都可以避免。
宇宙的襌:接下來呢?你又做了哪些嘗試?
小Z:我與公司續簽了合同。其實,早在那次嘗試的半年前,整個公司就已經開始業務重整,我也被調換了部門。儘管我因此開始有機會接觸一些新的業務,但我始終覺得自己必須要離開。後來在我的努力和朋友的幫助下,我又獲得了來自幾家諮詢公司、公關公司和外國商會的面試機會。儘管其中一些確定給我OFFER,可我最終還是堅持選擇了新聞媒體——從小到大,我從沒有像這次一樣如此堅決。
宇宙的襌:用了多長時間呢?在此期間,面對其他的機會,你又是如何權衡的呢?
小Z:從我開始打算進入新聞行業,到最終獲得成功,我大概用了超過一年半的時間。剛才我提到了幾個機構。當時,第一家諮詢公司的印度籍業務主管從美國打來電話找到我,我聽出,只要我點頭,去這家公司就是板上釘釘的事,但當時我正在等一家新聞機構的回復,而且說實話,自己對諮詢和市場報告領域並非很感興趣,所以我還是婉拒了。第二家公關公司是朋友介紹的,讓我過去做新聞文案。面試時,客戶經理的一個問題,問到我對從事公關新聞領域有何想法,我很誠懇的如實說出我希望以此為契機,將來加入新聞機構。顯然,這個回答直接宣判了我和這家公司關係的死刑。
宇宙的襌:在我看來,你簡直是在犯傻!(笑)
小Z:第三家外國商會是我在去年年底投的簡歷,進程出奇的快。她們也是招Publications Coordinator,負責商會所有出版物的出版,包括政府建議白皮書、NEWSLETTER、年鑒、名錄等等。去年年底安排的首次面試,她們說,從我的簡歷中看到,我在尋求從事新聞行業,而且也與我核實,我確實曾試圖加入這些機構,並獲得過面試的機會。“那麼,如果你來我們這裏幾個月後,突然有加入新聞行業的機會,你會不會離開呢?”我坦言,如果我加入商會,我就不會選擇離開,因為“與新聞機構扮演的角色相同,商會的作用之一,也是溝通中外,Bridge the communication gaps between China and the outside world。”她們對我的回答很滿意。兩周後,我得到了這家商會的OFFER。你可以看出,實際上每一次機會,我都沒有和自己的終極目標(新聞行業)分開關係,而且我也足夠坦誠。
宇宙的襌:後來呢?你如何做的決定?
小Z:那天早上,在這家商會給我OFFER的半小時後,我主動和我一直在關注的新聞機構通了電話。一個多月,我一直沒有等到消息。即便是這次主動詢問,我得到的仍然是有些模棱兩可的回復。但在我表示“我已經得到了一家NGO的OFFER,如果我已經不在您的考慮之中,我就要去那邊了。我現在想知道,您認為以我的能力,今後是否還有機會加入貴公司?”後,我從電話那邊的回復中聽出,自己應該已經不是她們心中的首選。有些失落,但也算是做了了結。回到電腦前,我開始給這家機構寫信,表示一下誠意,也給自己一個最終的交代。誰知信正寫到一半,真的出現了轉機。我接到了她們的電話,而且在當天中午就把合同簽了。一年半的努力以這樣的方式收到回報,我簡直像在做夢。這段經歷有些折磨人,但現在看起來,一切都是值得的。
宇宙的襌:你真的很執著。是什麼吸引你來到這個地方的呢?
小Z:在寫給我將來的Report Manager的一封信中,我是這樣寫的:“其一,如韓寒接受英《金融時報》採訪時所說,‘為一個更好的東方而努力’;其二,像前路透中文網專欄作家包立德(Alexander Brenner)和臺灣作家龍應台一樣,通過媒體,用更多的多邊對話和溝通來增進瞭解、化解矛盾;其三,也讓如魚得水的我,專注於自己喜愛、並願意為之付出全部精力的事業。”在我成功後,她笑著和我說:“你真的很執著!”是啊,我從小就想著能為社會做點事情,“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宇宙的襌:為了獲得成功,你都做了那些努力呢?
小Z:這是個很好的問題。首先,我要瞭解公司的產品,而且要持續關注公司產品的更新。在新聞行業,當然就是要熟悉每天的新聞和關注的事件。另外,在過去的一年多中,我參加了同一家公司四個職位的共6次考試和2次面試,每一次,都是對業務細節的深入瞭解,每一次,也都是我與公司進一步磨合的好機會。另外有一點也很重要,就是在原公司的業務中,我有幸找到了和新公司所做業務有契合點的工作和項目機會,來鍛煉自己,積累相關經驗。比如,我負責為兩家大型國有集團公司的企劃部(對外叫做公共關係部)製作外文的公關新聞出版物;我還參與了一家集團公司的輿情監測項目;另外,我也為其他公司撰寫過中英文的市場報告——這些都是很有用的經歷,也算是機緣巧合,一直在為我鋪路。而且,在一家公司幹了五年,居然也成了我的一項資本——她們說,“像你這樣踏實的北京孩子現在太少了”。
宇宙的襌:失敗了這麼多次,有想過要放棄嗎?
小Z:當然。正如我剛才所說,在拿到外國商會的OFFER後,我面臨著抉擇,他們只給我一天的時間考慮,而我還惦記著另一家新聞社。打過那個電話,我以為我的努力白費了,可是原來是好事多磨。之前我也考慮,如果我一個OFFER都沒拿到,也許我會辭職,專注的去做準備,找機會做兼職或實習——但說實話,這種機會並不多。有朋友勸我不要輕易辭職,真待上一兩個月沒有順心的工作機會,人就慌了,工作技能也會退步。他和我說,跳槽換工作,找到理想的地方,週期是要以年為單位計算的。找個工作並不難,難的是換一份稱心如意的工作。要麼自己很喜歡,要麼待遇有較可觀的提高,不然會得不償失,因為跳槽本身也是有成本的。他說的對。
宇宙的襌:還有一點時間。我突然對你童年時的理想產生了興趣,可以談談嗎?
小Z:想聽我講小時候的故事啊?這個長話短說。我從小在科學院大院兒長大,那時的夢想就是上大學,做科學家,而我的學習成績也著實一直不錯。初中時,也許是因為對中國足球失望至極,我居然一度有了加入校足球隊的想法。當時找到教練,教練伸出五個指頭,說要考我們顛球的基本功。“50個?!”這簡直讓我們望塵莫及。可是驚喜還在後面。“50?500!”從此,我們再不提這個事兒了。高中時,一度嚮往隱居的田園生活,後來卻聽上了British Pop。高考前夕,想過報考環境科學、生態學、生物學,總之,北大清華去不了,其他學校還是可以挑一挑的。“不切實際”而應“務實”的我,在初、高中兩位班主任的影響下,報考了北醫的藥學。最終我高考發揮失常,行醫不成,學上了化工。剛上大學時想過複讀,但最終,時間的流逝說服了我,讓我向前看了。我後來知道,一位在北醫學藥學的高中女同學說過“那天我剛剛解剖了一隻兔子和兩隻青蛙”——於是,我很慶倖自己沒學醫。學攝影、學傳統文化、學法律、運動、讀書——這些,讓我發現了我的大學。畢業時,總之,我是不想做實業,不想去做科研做技術,希望轉行做文職。也真的有了這麼一個機會。於是,我在之前的公司一做就是4年多。
(正在這時,小Z的電話響了)
小Z:不好意思,忘了關機靜音了。請稍等。
(一分鐘後)
宇宙的襌:剛才是?
小Z:英國《金融時報》打來的電話(沉默3秒鐘),但是我現在不會考慮了。對了,剛才沒說完——到現在換了工作,我也算是棄醫從文了吧。
宇宙的襌:去新公司,有什麼打算?
小Z:既然已經“如魚得水”,那就站穩腳跟,踏踏實實的做一些自己感興趣的事情吧。
宇宙的襌:好了,今天的時間也差不多了。最後,在新年中,有什麼想對宇宙的襌的讀者們說的話嗎?
小Z:我覺得,在發現了自己的最愛後,執著和堅持很重要。我深有體會。希望大家都問一問自己,到底想做什麼?到底想要什麼樣的生活?在新的一年,希望大家在生活中都能慢慢找到自己的方向。
宇宙的襌:好的,我和我們的忠實讀者在這裏謝謝小Z!也希望你在新公司工作順利,事業進步。
小Z:謝謝大家的關心。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博主薦讀 Blogger's Picks, 宇宙的襌 Universal Zen分类目录,贴了,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9 Responses to 職業規劃,你找到自己的方向了嗎

  1. 三脚猫44说道:

    不带这么自卖自夸的……

  2. universalzen说道:

    宇宙的襌:
    小Z告诉宇宙的襌,对一家公司来说,缺了谁(即便他很出色),地球也会一样转。“You and I, we live and die, the world’s still spinning round, we don’t know why.”–Oasis
    同样的事,也许换成其他人都可以做,公司并不缺这么一个人。小Z很享受,他在乎过程,他在乎并享受自己所做的每一件琐碎的事。对小Z来说,找到兴趣后,新的地方,可能会实现他的全部志向,尽管他现在还没有确定下一步要做什么。“有的人没有明确的计划,但是很有积累,有时,幸运同样会眷顾这样的人。”

  3. Yue说道:

    1. 是蟾蜍不是青蛙
    2. 三只不是一天去世的

  4. BONITA说道:

    坦率的让人惊奇哦

  5. universalzen说道:

    朋友评价说,确实挺戏剧化的。小Z说:去报到前,我一直有点不相信,经常把合同拿出来看,顺便掐掐自己。

  6. universalzen说道:

    在小Z有了明确的目标,而又屡战屡败后,在十字路口,他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问题:我是否应该选择失业、选择离开,给自己更多的时间和空间来好好思考和准备?可是,朋友的分析和忠告,让小Z下不了决心。小Z很纠结:在这当口,最糟糕的不是你作出错误的决定,而是你不作决定。正在小Z为此犹豫不决、茶饭不思时,他成功了。这是天意吧。感恩。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