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改變中國

我們應當承認,數千年傳統中國中的“士”,或曰“儒生”,曾以一個精英群體的形式,承載著中國的道統和精神。在百多年前的變革後,他們早已自然而然的告別了政治舞臺上的“士大夫階層”形象。但傳統文化的烙印使他們自覺肩負的道義承擔,則讓今天的他們,成為學者、作家、媒體人,成為各行各業中的良心,成為有別於“知識人”的“知識份子”。他們,正在改變著我們周邊的世界,正在改變著東方。
我們需要怎樣的知識份子
我一直相信,能讓知識份子安身立命者不外乎三樣東西,且缺一不可:一是知識,知識份子以思考為業,不僅捍衛常識,對社會、對世界更要有著超乎常人的理解。二是獨立,他不應附屬於任何戰略。這種獨立並非一種姿態,其價值正在於保護上述思考不被扭曲。三是對推進美好人生、社會進步與人類福祉的參與,正如左拉一樣,他從自己的參與中找到知識的意義,其所體現者即公共精神。——熊培雲
為了一個更好的東方而努力
這裏永遠是我的故鄉,我用中文說話,用中文寫作,西方有著很多相對先進,文明和開放的東西,也有好的環境和保障,但我成長於東方,… 我永遠會在這片土地上。說偉大一點,為了一個更好的東方而努力,說渺小一點,因為我喜歡東方的姑娘。——韓寒
社會永遠需要清醒的人
對大陸的80後90後,我想說,追求個人的歡樂很好,最壯烈的革命、最偉大的理想,不就是為了讓最普通的人得到最尋常的歡樂嗎?但是任何一個歡樂派對結束後,總得有幾個不醉的人把朋友一個一個送回家。開車的人,決定方向,總得清醒。社會永遠需要清醒的人。——龍應台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家國天下 My Disappearing Homeland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