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EAVE BECAUSE I MUST

18:00開始的部門年會,吃吃玩玩。到了20:30,幾首歌後,幾十位同事們陸續離開。這時,來到台前,看著主持人身後背板上一張張鮮活的面孔,我突然感到一絲惆悵。畢竟,我在這裏呆了近5年,甚至長過大學的時光。
一位同事獨自坐在角落,一言不發。我估計他多少喝了點兒。在最近的一個項目中,他和我是絕對主力。
我過去,他給我讓個位子,慢慢的說:“你知道,那次上海出差回來,在車廂外抽煙時,幾個頭兒和我說,你以後是公司要重點培養的對象。現在……你去那邊,應該更適合你,會比現在好。”我不知從何說起,欲言又止。“頭兒留你了麼?”“留了。”“你這樣說我還好受一些……這個時候提出辭呈,我理解。你很仗義。”我想努力告訴他,我的離開,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我相信自己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Soldier: “Why does he leave on the eve of battle?” Gamling: “He leaves because there is no hope.” Théoden: “He leaves because he must.”
這是《指環王(魔戒)》第三部《王者歸來》中,洛汗國騎士、首領和國王的一段對話。當時,大戰將至,阿拉貢在衝鋒決戰的前一夜,選擇默默離開洛汗國的騎兵團,鋌而走險,去峽谷向死魂靈搬救兵。
對比自己現在的狀況,我覺得把這段話用在這兒,有點兒合適。
看著背板上自己的照片——那是我從公司電腦裏隨意匆匆翻出的一張——我有些難受。這就是我留給自己的——還有公司的——對我們這段時光的最後的記錄。
和幾位同事合影後,我一個人默默的離開。
21:10,我坐上了公交,有很多座位。
馬上要過年了。三環輔路,堵得一塌糊塗。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宇宙的襌 Universal Zen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