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秋风凉,香山红叶时日无多

10月30日,8:40,出于众人皆知的原因,我不得不在香泉环岛下了696,大步流星奔向香山正门。为了限制人流,买了季票的我,被要求必须赶在9:00之前——或16:00之后——进门才能免票,而我居然做到了,尽管这让掐着点儿到、冲进门后已是眼冒金星的我显得多少有些狼狈。
10月底的香山,向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慕名而来的游人们展示着她最绚丽多彩的一面。赤、橙、黄、绿——It’s all about colours. 大自然一年的孕育造化,如潮水般涌进的人们只为这15天。如果你选择大路和台阶路,那么,很遗憾,你就失去了和那些用一年的积累来点缀香山的一草一木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噼里啪啦按下300多张,十里挑一,以飨过客。
树欲静而风不止。香山的红叶,时日无多。这个周末,如果再去,也许我能看到更好的风景——那是运气;也许到时我只能感叹,“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了。
小时候,住在北三环边上的我,感觉去趟香山就算得上是一次难得的远游。如果没有专车,就只好坐那唯一的一趟331(也有人说是333,不记得了),一路上孤零零的颠簸着。那时,路两边几乎是荒的,没有什么楼房,还不时从车窗外飘进浓浓的农家味道。那时的香山脚下,只有卧佛寺,没有植物园。
那时的香山还显荒凉,没有多少人工雕琢的痕迹,印象中没有那么多的台阶,甚至最后快上到山顶的路,还有三分险,要手脚并用,因此才叫做“鬼见愁”——这对当时对深山老林还充满某种神秘主义色彩幻想的孩子来说,无疑是一次类似大冒险的经历。
那时,相片是黑白的,或者是淡淡的彩色,因此,我的记忆也是黑白的,就像发黄的老照片。那时,表哥学广告,要专门来北京拍霓虹灯。看着现在五颜六色的世界,我甚至真的不确定,我的童年,究竟是有色的,还是黑白的?是生活真的太过平凡单调,还是我为记忆戴上了滤色镜?可是,那个时代沉淀下来的那种淡淡的颜色,却实在让我感觉温馨和无限神往。
那时,爸妈单位的叔叔阿姨,就像是我的亲人;一起打闹奔跑的伙伴,就是我的兄弟姐妹。这世界太快了,那时一个小小的不同,只要有一个机会,就足以让我们分道扬镳,走完全不同的路。这么些年过去,早已没了联系。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那时,人们说,美国在世界的另一头,记得给我写信;现在,人们说,Nothing is impossible,记得给我短信。
人们远了,也近了;人们近了,也远了。那时,世界好大,朋友好多;现在,世界好小,朋友好少。
秋风凉,香山的红叶,时日无多。
Its days are numbered.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博主薦讀 Blogger's Picks, 水晶眼 Crystal Eyes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