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日君再来

邓丽君(摘自网络图片)

邓丽君(1953年1月29日-1995年5月8日),生于台湾云林县褒忠乡田洋村,祖籍为河北邯郸大名县邓台村,职业歌星,唱红了众多的经典金曲,在华人社会歌坛中的成就辉煌,备受推崇怀念。她的形象高贵、亲切,成熟又甜美的笑容,再加上那优美如天籁般的歌声令她成为80年代的华语乐坛的天王巨星和日本乐坛巨星。据目前统计邓丽君的唱片销售量已超过4800万张。在“新中国最有影响力文化人物评选”当中,她被选出为港台最有影响力的艺人。

少年时期

邓丽君在家中排行第四,其父亲是随国民政府迁台的河北省军人,而其母是山东省人。取名“邓丽君”乃因为邓父的同僚提议仿效清代小说《再生缘》中元朝才女孟丽筠,而“筠”(拼音:yún)与“君”在国语字音虽不相近,但是有边读边时,易误念为君,所以之后易名“邓丽君”。

邓丽君的家境并不富裕,邓的父亲于女儿出生后退役,举家迁到台东县池上,在五弟邓长禧1954年出生后搬到屏东市眷村,年幼受喜欢黄梅调电影的母亲影响,对小调及歌仔戏感到兴趣。1959年再移居台北县芦洲乡(今芦洲市)眷村,并于芦州国小念书。小学时代的邓丽君,不时利用课余时间随驻扎于学校附近的空军 93康乐队到处劳军表演,也曾参加侨大先修班的校内晚会演出,其歌唱天分亦渐露头角。

1963 年8月,10岁的邓丽君参加中华广播电台的黄梅调歌唱比赛,凭一曲“访英台”夺得冠军。1965年邓丽君入读私立金陵女中,利用课余时间参加正声广播公司举办的歌唱训练班。在1966年以 “采红菱”一曲夺得金马唱片公司举办的歌唱大赛冠军,其后获得台北东方歌厅的老板赏识,邀请邓丽君在课余时间演唱,1967年正式加盟宇宙唱片,14岁灌录第一张唱片《凤阳花鼓》,当时正值流行歌曲在台湾萌芽时期,她主唱的小调民歌更是大受欢迎。15岁时获邀在台视歌唱节目《群星会》中表演,这是她首次在电视萤光幕演出。

邓丽君在1969年首次担演电影《谢谢总经理》的女主角,电影由宇宙唱片公司为庆祝邓丽君唱片销售佳绩而出资拍摄。同年,邓丽君为中视制播的台湾首部电视连续剧《晶晶》(1969年10月11日首播)主唱同名主题曲,旋即引起哄动。1973年,邓丽君获台北美国学校取录为插班生,主修英文,完成她求学的梦想。

在香港发展

邓丽君于1969年12月27日首次赴香港登台,在工展会义卖白花油,并以超人气获选香港工展会慈善皇后。1970年7月31日随凯声综合艺术团再次来港登台,其清新可爱的形象及不俗唱功,在香港各大歌厅广受瞩目。

1975 年7月,邓丽君签约加盟香港宝丽金唱片公司并在港发行《岛国之情歌第一集》大受欢迎,随即于9月获得香港十大歌星奖,并于10月在香港TVB电视台拍摄首个个人电视音乐特辑。1976年,邓丽君在香港利舞台举行首次个人演唱会,两日三场门票旋即销售一空,此后邓丽君在1976年、1977年、1978年、1980年、1981年除了中途赴美进修,连续五年都在香港利舞台开个人演唱会,皆场场爆满,人气历久不衰。

1980年12月18日,推出个人首张粤语大碟《势不两立》,大受欢迎。其后于1983年推出的第二张粤语大碟《漫步人生路》更成为街知巷闻的名曲。1982年1月8日至1月11日的英属香港伊利莎伯体育馆演唱会,以及1983年12月29日在红磡体育馆的十五周年演唱会的空前成功,使得邓丽君在香港发展在1980年代进入全盛时期。但1984年后,邓丽君歌唱事业重心移往日本乐坛,甚少在香港公开演出。

往日本发展


随着欧阳菲菲与陈美龄在1970年代初在日本歌坛走红,日本宝丽金唱片公司在英属香港开始物色带稚气的女歌手,幸运地发现在英属香港东方歌剧院登台的邓丽君,其后正式签约并于1973年3月1日赴日本发展(其父因参加过抗日战争,一度非常抵触邓丽君赴日)。

早期在日本发展的邓丽君被包装为年轻活泼的偶像派歌手,但是矫揉造作的歌唱风格并不适合她的风格,首张日语唱片《今夜かしら明日かしら》(无论今宵或明宵)成绩并不理想。其后邓丽君改走清纯高贵的玉女形象,演唱风格亦有所调整,第二张日语唱片《空港》(1974年7 月1日发行)不到一个月即挤上日本流行榜前15名,总销量突破70万张。直到1977年短短的四年间,邓丽君在日本推出8张大碟及12张个人单曲唱片,每张唱片都挤入流行榜前30名。

在日本曾经创造被公认为评选最公正的全日本有线放送大赏和日本有线放送大赏三连霸的纪录(1984年到1986年),并曾三次参加全日本红白歌唱大赛,是在日本发展最成功的外国歌手之一。

邓丽君在日本的发展因“假护照事件”而严重受挫。1979年2月邓丽君(当时26岁)因持不合法的印尼护照入境日本,遭媒体披露,日本有关单位因此下令调查邓丽君,将她拘留。关于持有不合法护照的理由并无明确解答,只能推测是因为中华民国与日本无邦交,台湾人入境日本要申请日本政府核发的“渡航证明书”,回台湾又有警总把关,无论进出拿中华民国护照都很麻烦,邓丽君或许是为了便宜行事,便持一张印尼护照,自英属香港搭乘中华航空CI116班机由东京羽田机场入境日本。虽然一时混过日本海关,但旋即遭媒体披露其不法情事,立刻遭到严谨的日本官方调查。2月22日,日本出入国管理局东京事务所公布调查结果,证明邓丽君所持印尼护照并非假护照,也没有伪造集团出售假护照,只是发给手续不合法。2月24日,日本法务省裁决将邓丽君驱逐出境,且一年内不准许她入境日本。邓丽君违法情事虽不大,但因日本舆论向来对于公众人物的操守要求颇高,同时也对犯法行为特别敏感,她的演艺事业因为此一丑闻受到重挫。据称邓丽君在遭拘留时痛哭流涕,相当害怕。被释放后也曾召开记者会公开道歉。

被日本驱逐一年的邓丽君要返台也不行,因为她也曾持同一本印尼护照自中华民国出境,同样触犯中华民国法律,可能遭受牢狱之灾。因此邓丽君只好持盖有美国入境签证的中华民国护照转赴美国“深造”,一方面要履行之前的表演合约,一方面也是为了逃避法律的惩罚,邓丽君落入了有家归不得的状态。

邓丽君沈寂数年后,于1984年在日本复出,推出单曲“つぐない”,并于4月进入流行榜前10名,8月跃升至第一名。这时她已经31岁。1985年12月31日邓丽君首次入选(第36回)日本红白歌合战,演唱她当年创下销售纪录的歌曲“爱人”。当年进入红白歌合战对于日本艺人来说是无上的殊荣,这也显示当时的日本歌坛已经彻底遗忘了她之前的过错,重新接受她的歌声。邓丽君配合红白歌合战服装华丽的传统,梳起高高的发髻,身着桃红绣花的旗袍,盛装扮成日本人家喻户晓的杨贵妃模样进行表演。1986年以“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获得全日本有线放送大赏冠军。这首歌销售量达出量200万张以上、并再次入选红白歌合战。“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是邓丽君以“我只在乎你”的题名在台湾,香港也很红。“我只在乎你”可以说在亚洲里最有名的歌曲之一。日本市场大,而且少盗版,而邓丽君当时在台湾的事业已经是如日中天,再发展的空间有限。中国大陆市场则因为政治因素而无法进入。香港市场狭小,而且粤语流行曲的兴起也令她难以发围。因此在1973年-1991年都选择在日本发展。邓丽君选择去日本后重新包装,放弃在台湾时期的玉女路线,改走较成熟稳重的中国古典美人路线(如:穿中国长衫、配羽扇等)以配合日本人的喜好,加上日本作曲、填词、演奏、舞台表现及设计均由极专业的人士负责,故她到日本后歌艺及舞台表现都特飞猛进。

风靡大陆


她的歌曲在中国大陆曾一度被称为“靡靡之音”而被禁止。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随着录音机进入百姓家中,邓丽君的歌曲很快被传唱。邓丽君优美抒情的歌风,解冻了刚经历文革冰封的大陆人民。改革开放后很快解禁,并风靡大江南北,在早期很多人使用两个录音机对录她的歌曲,使之快速传播。

1980年代她成为流行音乐的标志,她的风格也让她在大陆拥有了广泛的歌迷,连当时文化部部长刘忠德都是她的歌迷。她的一曲曲柔和的佳音拉近了两岸人民的心,因此邓丽君在海峡两岸齐名。邓丽君在大陆赢得“小邓”的美誉,和当时的中国实际领导人邓小平(老邓)一起成为老百姓熟悉的名字,并流传着“白天听老邓,晚上听小邓”等语。

邓丽君对刚刚开始的中国大陆流行音乐也有着深远的影响,1980年代初期的数位大陆女歌手,也都以模仿邓丽君的风格而起家,如:李谷一、朱明瑛、程琳等都有“大陆的邓丽君”之称。1988年中国大陆的中央电视台向邓丽君发出了参加第四届海峡之声音乐会的邀请,此前春节联欢晚会的导演组也多次运作邀请她参加,但都没有成行。

中共前文化部部长刘忠德卸职以后,也曾有过这样的感慨:没有能让邓丽君来大陆开演唱会是一个遗憾。

1989年后,邓丽君说过:“我回大陆演唱的那一天,就是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那一天”。失去了作为歌手的梦想和期望的邓丽君,离开香港去了法国,开始了巴黎的生活。对邓丽君来说,巴黎是一个令人喜欢的城市。

以下为邓丽君在金门前线马山观测所时,向大陆的喊话:

“亲爱的大陆同胞们,你们好,我是邓丽君。我现在来到金门广播站向大陆沿海的同胞们广播,我今天要跟大家说的是,我很高兴地能够站在自由祖国的第一前线——金门,我感觉到非常地快乐、非常的幸福。我希望大陆的同胞也可以跟我们享受到一样的民主跟自由,唯有在自由、民主、富庶的生活环境下,才能拥有实现个人理想的机会;也唯有全体青年都能够自由发挥聪明才智,国家的未来才能充满光明和希望。我希望很快地能够再回到金门,跟金门的弟兄们见面;当然,还有跟沿海的大陆同胞们通话。在这里祝大家身体健康,民主万岁!谢谢!”

据邓丽君胞弟邓长禧生前回忆说,邓丽君曾于1992年计划去大陆观光旅行,一尝夙愿,不过由于在驾车前往香港领事馆办理签证的途中与自己和同行的男友保罗发生激烈争执,最终不了了之。

逝世和纪念


1989年后,邓丽君离开英属香港,旅居法国,结识了年纪较轻、身为摄影师的法国籍男友。这段时期邓丽君的气喘痼疾日益严重,为了调养身体,1995年她随同法国男友前往以空气清新著称的泰国清迈暂居,并着手写作复出歌坛的歌曲。然而邓丽君却意外在清迈饭店中逝世,当时男友并不在身边,她孤单一人,求救无门,当饭店人员发现紧急送至医院时已经回天乏术。消息传出震惊港台与日本,纷纷以头条标题报道邓丽君的猝死。邓丽君死后终于回到了当时尚健在的母亲的怀抱,她的母亲将其安葬于台北县金山乡的筠园。筠园有着缀饰成高音谱记号样子的美丽小花园,园中长年播放着邓丽君演唱的歌曲。至今每年忌日时仍有来自台港日各地的歌迷到墓前凭吊。

关于邓丽君的死亡有不少传言,目前最合理的死因就是气喘病。
邓丽君的逝世,各界均深感震惊意外与惋惜。为表彰邓丽君的爱国情怀和演艺成就,台湾政府曾颁发褒扬令,明令褒扬。灵柩上获覆盖青天白日旗和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多位台湾政要(包括现仍活跃在政坛的宋楚瑜、连战等)参加了追悼会——台湾演艺界人士辞世后享有之哀荣,邓丽君可说是绝无仅有。中国中央电视台在新闻中报道了这位台湾歌星的逝世,并附以其生平简介,这是邓丽君第一次上央视的新闻。

2007年,朝日电视台为了纪念邓丽君逝世12周年,拍摄特别单元剧《台湾歌姬·邓丽君》,全世界30个国家和地区,在该年6月2日,以故乡台湾为首,香港、新加坡等邓丽君活跃的东南亚各个地区与国家,澳大利亚、日本,全欧洲、中东和近东的一部分,加上美国、加拿大,在各自的黄金时段同时播放。这是日本电视史上的首次尝试。

2010年4月22日邓丽君纪念文物馆于高雄市鼓山区河西一路田町仓库3D栋开幕,展出邓丽君在香港使用过的公主床,及法国开过的奔驰车。文物馆分前、后栋,占地240坪。前栋设有简报室,播放邓丽君出生、成长,及歌唱事业发展过程,让大家认识温婉的“小邓”。后栋则展出邓家的客厅、餐厅、演出服装、表演用的饰品,及邓丽君喜爱的收藏。(完)

本文转载自维基百科,有部分删改:
http://zh.wikipedia.org/zh-cn/鄧麗君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家國天下 My Disappearing Homeland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