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年祭

又逢清明,今天去了凤凰山。
我觉得祭扫这件事,尽管不必大张旗鼓,还是应该认真对待,肃穆一些的好。不然不如不去。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今人多解读为古人对丧葬、祭祀的态度,这也未尝不可,我很赞同。今天是黄历十三,摆上白菊十一支,点燃盘香一柱——都是单数。
往年扫墓,总觉得这一天是一年中最让自己清醒的日子,但似乎主要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超脱;今天则不同,想到更多的,是责任,为父母,也为自己。
Advertisements

About universalzen

不,这恰恰不是我:“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终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古今人物通考》
此条目发表在宇宙的襌 Universal Zen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十三年祭

  1. Universal说道:

    南怀瑾在《论语别裁》中,对“慎终追远”的引申解读:“孔子的学生曾子说,终是结果,远是远因。如果要想有好的结果,必须先有好的开始。如果认识了这个道理,社会道德的风气自然都归于厚道严谨了。“一般的人害怕的是结果、恶果,而菩萨怕的是不好的开始,因为先有因,后有果,所以叫因果。有不好的开始才有不好的结果。想有好的结果,那必须要有好的开始。”

  2. yue说道:

    如果总有一死,那怎样才算好结果呢?对于逝者和活着的人

  3. Universal说道:

    南怀瑾先生的解读,是从另一个角度,和祭祀其实毫无关系,是两回事,马牛不相及。yue的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最近刚刚读到一点,南怀瑾先生提到,从儒家在世俗的观点看,寿终正寝——即在住宅的正屋离世,乃是善终。这在当今,很难。2500年前的婆罗门教徒,有这样的诡辩:“活着的人不必考虑身后事,因为死亡和活着的人无关;逝者呢,则无法考虑”。而正是不满于这个答案,才有悉达多太子放弃王位,开始对宇宙和人生的探索。孔子云:未知生,焉知死。其实不是孔夫子不能讨论这个问题,而是回避这一问题,避而不答。

  4. Universal说道:

    "Universal Zen lost relatives, and is losing his career, dream and health… There is one thing that he will never lose. There is always hope – In God We Trust." — 2010.05.27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